花草总是最慰人心

最近一直在深挖儿时的各种记忆,有天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回忆各种小时候的故事,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到村里养花的人家要花的事情,自觉很有乐趣,也就顺带想起了小时候常见的花花草草。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别看那时候农村不富裕,但仍然会有很多人家养花,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辈,看来养花和养狗养猫一样,都可以赶走内心的寂寞。
那些喜欢养花的人家的院子,收拾得也会格外干净,走进去都会有种不一样的感受,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花草打扮了院子;而那些喜欢养花的人,自己也会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人也显得格外精神,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质,花草也可以打扮人心。
小时候,母亲爱养花草,但是品种不多,再加上母亲天天忙,有时候也顾不上那些花花草草,所以也就养了几种最普通的花草,例如指甲花、鸡冠花、玻璃海棠、步步高、关粉花、蝎子菊、韭菜莲、玻璃海棠。
父亲喜欢开花结果的盆栽,总是到集上买些金桔、石榴树、桃树等。别看这些小树种在盆里,但是却可以结很多果实。记得一棵石榴树,种在一个高两尺宽一尺的瓦缸里,有一年竟结了三十一个小石榴,结果第二年,就累死了。父亲惋惜了很久,老是说,当初应该给它摘掉一些花,让它少结点果。
父亲看不上母亲养的那几颗花草,说这些花草又不结果,也不能吃,哪比得上那些既能看花又能看果还能吃果的盆栽好。记得父亲养的唯一不是能吃的花,是一盆君子兰。
那时候,村里人养的基本都是一年生的草本花,大多人并不自己收集种子,只有家里花卉多的老头老太太,会记得收集好种子,等来年开春再种。
春末夏初时节,开始播种,长到四五厘米高的时候就可以移栽了。
雨后是最适宜移栽的时候,于是,我们就开始要花了。
几个小伙伴结伴而行,推开村里喜欢养花的人家的大门,站在门口就喊:“大娘,上恁家来要颗花,恁家还有多余的花苗吗?”
大娘正好有多余的小花苗的话,就会一人给我们几颗,用刚下过雨的湿润的泥巴裹住根。要到花之后,内心无比喜悦,趁雨天,赶紧回家栽上。
对村里谁家养花,谁家可以要到花,我们了如指掌,不过所要到的花,大部分也就是常见的品种。
有时候也能要到几枝月季花,十姊妹,剪几枝,拿回家去,插到盆里,保持湿润,过段时间,竟也开始长根了,甚为高兴。
指甲花,我们叫指甲迷子,学名凤仙花,是小时候最常见的花,养花的人家基本上家家都有。最常见的是玫红色和粉红色,开花结籽,像小灯笼,等花籽成熟的时候,外面的小灯笼会炸裂而蜷缩,花籽则会蹦的到处都是。小时候会特别喜欢捏这些玲珑可爱的小灯笼,尤其喜欢它们炸裂的那一刻。
草茉莉,老家叫关粉,花开各色,以玫红色为最多。花瓣揉捏一下,会染得一手玫红色,我们会用它们做成胭脂,涂在指甲上或者额头上。而它的花籽初结实绿色,等成熟后是黑色,黑色的外壳里面全是白色的粉,收集一些,又可以作白粉涂在脸上。
指甲花和关粉花,都是特别有意思的花,其他还有蝎子菊,步步高,鸡冠花,韭菜莲,玻璃海棠等等,都是常见花。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有些人家堂屋前面会种一棵月季,直接种在地上,高一二丈,开花时节,既美观又清香。
养花花草草,不一定非要名贵,只要自己喜欢即可,花草各有千秋,自有特色,和小狗小猫一样,养久了,都会心生感情。
如果你因为紧张繁忙的生活累了倦了,要学会适时放慢节奏,不妨养养花草,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如果你嫌侍弄花草麻烦,那可千万别忘了看看公园里或者路边的花花草草,它们的确是一剂良药,因为花草总是最能抚慰人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花草总是最慰人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