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登乌云界

龙年2月雨雪特多,湖南冻雨冰雪天气从月初持续到了月底。经历了漫漫长冬,好期待一次户外旅行,想起几年前曾在武潭镇石桥村采访一位抗日老兵,不知老人家是否健在?问过当地爱心志愿者胜哥后,确定老爷爷还好。去武潭吧,顺路到周边爬一趟山,我开始盘算。胜哥推荐了乌云界,制定好出行攻略再约人,想起游泳的朋友,首先约上爱好户外的陈哥,加上老蔡、兵哥、燕姐、罗姐、小戴,已有7人。大家同意这个周末、也就是3月2日成行。临行前,陈哥因事退出,老蔡、小戴也请假,一下子少了3个人,有点郁闷。好在其他人都意志坚定,一切按计划进行。

涨姿势的图片
石桥村里访老兵

石桥村里访老兵

几年前,曾经在武潭采访一位抗日老兵——夏霖。夏爷爷1918年12月出生在桃江,满腹诗书一心救国,考取黄埔军校参加抗日战争,退役后安排在陇海铁路开封机务段当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回乡探亲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被人指认是国民党“伪军官”,从此下放原籍过着蒙冤屈辱的生活,直到1985年平反恢复公民身份。

前几年,中央军委为在乡抗日老兵颁发抗战胜利勋章,中央财政为老兵人均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金5000元,光荣的抗战历史正式得到国家认可。正是:拨云见日沉冤雪,晚景黄花应时香。
早上,天空笼罩着一层薄雾,带好礼物和横幅,一行4人上益马高速向西北进发。天会放晴吗?爬山会冷吗?一路上,大家都盼望着天气转晴。
武潭汇合本次活动的向导胜哥,9点左右,大家来到了夏家。说明来意后,夏家人招呼我们进入一间小客厅,只见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抗战纪念章。很快,爷爷在孙辈的搀扶下从卧室走出来向我们打招呼。初次见到寿星,兵哥和燕姐都很激动,拿出手机拍视频,罗姐递上礼物,胜哥和夏家人拉起了家常,我们拿出准备好的国旗,围着老英雄合影留念。

探访乌云界

乌云界避暑山庄

夏家出来,一路奔忙。来到安化县龙塘镇。“龙塘是清代书法家黄自元的家乡,镇上到乌云界有15.5公里”。胜哥很熟悉这里的情况。龙塘有条溪叫渭溪,流入资江,有个青山水文站,防汛时可以看到水位流量信息,可能渭溪就是源出乌云界吧。沿着溪水迤逦北行,在家乐村村委办公楼稍作休整后,车子开始沿着狭窄的水泥路爬坡。
乌云界,雪峰山脉向桃花源延伸的一座高山,安化、桃源界山,海拔1028米,桃源有个乌云界国家自然保护区,总面积33818公顷。
这里是资沅水的分水岭,解放初期曾有土匪出没。地形复杂,高低悬殊,也为不同生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条件。保护区有华中低海拔地区现存面积最大、保存较完整的中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2014年8月,华声在线常德报道,乌云界自然保护区发现一行较大的奇怪动物脚印,疑似华南虎留下的。
车子一路爬伸,拐过一个弯后,天气渐渐放晴,前面豁然开朗,只见三座高山在蓝天的衬托下屹立白云之间,甚是雄伟,好原生态的山!大家兴奋起来,兵哥对着大山连呼“哦嗬哦嗬”。山高路险、残雪消融,几栋木房子和菜地点缀林间,为幽静的大山增添了人气。
这时,罗姐开始晕车了,大伙下车陪她步行。走走停停,11点左右来到了一个通向桃源的垭口,一栋漂亮的房子—-乌云界避暑山庄就建在平处。天冷人少,避暑山庄还没有营业。我把车子停山庄,走小路上山。

守得云开见日来

海拔1028米的乌云界

我拿出柴刀砍些树枝,为每人都准备手杖。高低起伏的山脊,山间小路仅容一人,泥泞难行。北部迎风坡多为高山草甸,一片枯黄;南面则是成片的厚朴,掉光了叶子在风中经受寒冬的考验。天空的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太阳出来了。山峦重叠、莽莽苍苍。“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是谁的诗,写的真好。
这时,来了几个年轻男子,脚穿雨靴、背跨柴刀向山顶快步行走。你们是桃源的还是安化的,回答是安化的。上山打猎吗?不是的,今年雨雪多,好久没上山,今天上去看风景。好健壮的小伙子,一支烟功夫,他们已消失大山中。
“今天只到这里吧,等樱花开时再来一次乌云界”,罗姐体力不支建议大家放弃登顶。“距离山顶还有1里的样子,山顶有个森林防火哨所,可以看到桃源。”胜哥看了一下手机,海拔847米。安全第一,下山吧,等春天的脚步踏遍每一寸山河,再来看山花浪漫。
下山更难行,山路很溜,一不小心就会跌倒,一行人相互搀扶着来到避暑山庄坐车,经过家乐村委、柏溪村回到龙塘。在中心幼儿园对面的红星大酒店就中餐,饭后返程,结束了本次活动。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爬山不登顶,美中不足,给人留下了遗憾,但我们都很满足了,因为我可以大声告诉你,乌云界我来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雪后登乌云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