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眼里的世界有了变化

2022年进入最后一个月了。

2022年11月30日,也就是11月的最后一天,发生了不少事,其中有些事还值得被记住。比如江泽民逝世,比如广州全面解封……

这晚休息前,我习惯性地看了看微信。物业在即将12点时发了一个消息:明天(12月1日)继续做核酸。

早上睁开眼,习惯性打开微博,看到页面是黑白的,我还以为平板出问题了,又刷新了几次,还是黑白。正纳闷间,瞄见了右边的热搜榜,前四都是同一个消息,不同的表述都指向了同一个核心——江泽民逝世。

噢,明白了。作品的图片

再打开手机看微信,发现有邻居问门口的核酸检测点怎么没有了?我回看才发现,物业在1:58通知全员核酸取消。

那,单位还做不做?

我又翻到单位群,发现也不全员检测了,但要进行20%抽检。

全员核酸至此要画上句号了?

全网沸沸扬扬的消息,各地不断变化的政策……用“乱花渐欲迷人眼”来形容也不为过。西安也不用全员核酸了,这算不算尘埃落地?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广州全面解封这股风终于也吹到遥远的西北了?

在凛冽的寒风中,我裹着羽绒服踩着路边的落叶,那些清洁工还没有来得及清扫掉的落叶,往单位走去。

30日下午纷纷扬扬飘了一阵雪花。看那阵仗,似乎能落住了,没想到开始那么大的气势,很快却偃旗息鼓了,地面上看不到任何痕迹,就跟雪花们从来没光临过大地似的。

其实不是。

我走在12月1日早上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我看到雪花们悄悄地躲在绿化带里。那些躲猫猫技术不高明的雪花,就稀稀拉拉地“藏”在冬青的叶子上,有点掩耳盗铃的好笑。那些技术高超的,根本不用躲,就大大方方站在草地上,站成了均匀的一片。因为行人的视线总是习惯性地落在较高的地方,它们反倒像是藏得更隐蔽似的。

路边一个停车场门前,又聚集了一堆人。这群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他们不年轻,但也不老,应该都是退休不久的人,看起来精神头很足。女的大多穿得比较花,可能是为了照相好看;男的基本都是运动装扮,也许是为了走路方便;不管男女,脚上都穿着运动鞋。他们还大都背着一个瘪瘪的双肩包,一看就是短时出行的架势。

对了,这是一日游,大概是旅行社专门为特定人群设立的出行项目。

停车场门口一直是他们的聚集点,旅行社的大巴会在这个地点接他们上车。这一幕我曾经很熟悉,只是已经很久没看到了,没想到在12月的第一天,熟悉的这一幕又出现在了我熟悉的地方。

这三年中间,疫情稍一松动,这群人,大巴车,就会在早上7点左右出现在这个地方。可以用“春江水暖鸭先知”来形容旅行社对疫情政策的敏感吧,他们可太会见缝插针了,我相信他们没有浪费任何一个可以出行的日子。

马路上驶过的公交车上,我惊讶地发现里边人头涌动,过道上也站满了人。我有点恍惚,这种景象多久没有看到了?每次看到公交车上三两个坐得很远的乘客,有时甚至只坐了一个,偌大的车厢里空空荡荡,几乎等于空驶,我先是感慨,后来似乎就承认了这是一种常态,以为过去上下班高峰时挤得水泄不通的车厢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猛然间,看到那么多人又挤进了公交车,这原本是过去的常态,我反倒有点不适应了。

变化总得有个过程吧。自西向东的公交车上,乘客依然寥寥,却也明显比前几日多了些。

一个背着长剑的人,精神抖擞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这是一个年纪不轻的男人的背影。他穿着练武术专用的那种中式服装,宽大的衣袖和裤腿在冬天的寒风中很有力度地飘舞着,很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是去大明宫遗址公园锻炼吗?公园难道开园了?昨天下班路过时,我还看到公园依然在闭园。

 

等走到公园门口时,我发现那个仙风道骨要去锻炼的“神仙”正在收缩门前和里边的保安交涉。他掏出手机跟里边的保安指指点点。不用猜,他一定是让保安看他的绿码和核酸报告。保安一直摇头,我知道他一定会说没接到开园的通知。

“神仙”无可奈何地转身,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了。他一定非常失望。

公园依然没有开园,他们的信息不够快捷啊。我相信下班时大明宫一定会开园的。

果然,下午下班,公园开园了。

凡此种种,都在释放一个信号。这些信号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是不是生活很快就要恢复到从前熟悉的状态中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这一天,我眼里的世界有了变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