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醪糟的寄居蟹

在线的推荐这个app:自行探索使用,点我下载

大多数人爱吃牡蛎,生吃、炭烤、粉蒸。我也爱吃,爱吃深海中没有被污染的那一个分支。比如熊本,在掀开盖子的那一刻,随着海水的鲜出,那种游走在大海边的腥味,确实让你可以一饮而尽的,加一颗柠檬,挤两滴汁水,和着海水和牡蛎一起送入嘴,那是一种绝妙的味觉体验,也是生食者对食物的最大尊重。

 

在食物链顶端,人类是最大的赢家,吃什么,怎么吃,从来都会和心情有关,生吃配白兰地,熟吃配香槟,摆盘的时候放迷迭香加马鞭草?取决于你是米其林还是黑珍珠。

 

不接地气的东西偶尔吃吃,醪糟汤圆没有馅儿,我却在白天黑天都想念。如果是在大姨妈来的那几天,加一点骨法熬制的红糖,我真的可以拿来当主食吃,一天三顿。

 

软乎乎的糯米丸子,和糯米发酵的醪糟,红糖的特殊香气让这几个简单食材氤氲在空气里的时候,是一种人间的烟火气。每每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糯米醪糟,我总是觉得无比幸福,这种幸福,从心底溢出满足,哪怕这是和大碗茶一般廉价又唾手可得的食材,确实最能唤起内心柔软的部分。

 

铲屎官都知道,面对最信任的主人,狗子经常把柔软的肚皮翻给你,那是因为对你没有防备,无条件的信任,所以当我在撸陌生狗的时候,如果他把肚皮翻给我,我一定会给他开个小灶。

 

很多时候,不对,是越成长成熟,越发现自己像一只寄居蟹,有一副刚强的躯壳,总是在各种场合和特殊地带保护着,看你像个汉子,能文能武,能通马桶修下水管道,能上房揭瓦,还能做做女红。喂,哪里有这么强,只是个普通女孩子,见到喜欢的人,会脸红会撒娇会下厨房会傻笑。

 

每个女孩子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像狗子遇到喜欢的人,额,这样的比喻可能会有点不恰当,可是我觉得形象。会拿出自己的柔软一面,和喜欢的他窝在沙发上,说未来会有什么样的装修,生几个孩子,去哪里旅行。头枕在臂弯,用女孩子特有的呵气如兰,一种和发香、香水都无关的味道,那是一种近似于遇到喜欢人分泌出来多巴胺的体香,只有遇到喜欢的人才有的味道。所以男人经常说,你的身上怎么这么香,既不是香水也不是洗发水,而是和你在一起专属的味道。

 

我们都是各种寄居蟹,深深的把柔软放在壳子里,遇到爱的人就奋不顾身,哪怕知道壳子和身体分开会遍体鳞伤,可是,男人们想要一探究竟,想要去触摸里面的柔软。我们就亲自用最坚硬的利器去割开保护我们的壳子,在分崩离析的那一刻,殷红一般的浪漫。玫瑰色的血在柔软的肚子上,一片一片,深埋进土壤,连同对你的信任和爱。

 

寄居蟹的本体都是非常柔软的,长大后,只有找一个适合的房子,她才可安然无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找房子的寄居蟹变得越来越脆弱和无助,每一个来敲门想要一起合住的人站在门口,里面都会发出一遍又一遍的声音,

“你真的愿意保护我的柔软并且待我如初?”

“是的,我一定会信守承诺”

“哪怕我变成了胸口的朱砂痣,你也不曾想念白月光?”

“你是我心口的朱砂痣,更是窗前的白月光。”

 

于是寄居蟹放掉了所有的防备还有躯壳,想用一生去守护这个房子的主人。以为从此快乐安稳不再颠沛流离,走到终点的人生毕竟是有很大代价的,谁知道主人有好多好多的钥匙,进入这个门的寄居蟹,不止一只。只是你,爱吃最廉价的醪糟罢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

如果遇到受伤的寄居蟹,给她熬一碗红糖的醪糟汤圆吧,记住,要无馅儿的

在线的推荐这个app:自行探索使用,点我下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吃醪糟的寄居蟹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