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

父亲和母亲,总是用深情,演绎着这一辈子的吵闹和恩爱,父亲喜欢惹母亲生气,然后又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再去哄,能不能哄好不得而知,可是我总像在看小品,母亲的一嗔一怒,始终有着和父亲谈恋爱时候的羞涩和少女一般的气急败坏,所以我常常在想,年轻时候的父亲,应该是把母亲宠的不成样子。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爸可以存钱存一年,只为了给我妈买个傻瓜相机,留下我妈的大眼睛和粗辫子,照相技术不行,我爸就去请教战友,战友给我爸说的每个细节,都被他记录在一个绿色壳子的本子上,字迹工整也有力,只是被时光退了色,不知道当年是高潮还是金城墨水的蓝,依稀斑驳。

 

我妈爱打扮,就像我现在爱打扮一样,我的爱打扮,不仅仅是遗传我妈,更重要的是工作需要,需要我得体、大方,用良好的衣饰来提升自己的专业度,不管是站在讲台还是舞台,我都希望专业是标签,服装能锦上添花罢了。嗯嗯嗯,跑题了,我爸曾经用将近半年的工资给我妈买过一件羊绒的大衣,姜黄色,A字型的摆,我妈娇小的个子穿起来却也有着女王一般的气场,因为是我爸买的,里面有着的其实是对我妈的欣赏和爱。

 

我妈是个极其胆小的人,怕黑、怕虫子、怕老鼠。拧不开瓶盖、扛不动重物,说话轻言细语,是个小家碧玉,我妈问,你应该和我一样,喜欢看书、填词、习字,说话声音也动听,却只有静时,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孩子,外出的那一刻,自己拿巨大的行李,外面读书的时候,打着电话让你爸教你修下水管和马桶,时间久了,就越来越像个男孩子,所以你总说,你像只雌雄同体的海马。

 

我爸对我妈百依百顺,顺到骨子里都是少女时候的甜酸,我妈喜欢穿我的衣服,因为身形和我一样瘦,却只是不及我高,不喜欢拍照的时候用丝巾,也不喜欢对着一棵树做几十上百遍的造型,更严重警告,说自己不是大妈,要学习网红,拍有意境的照片,我爸竟然也不嫌烦,用手机一个造型拍十几甚至几十张,为了我妈的构图,可以趴在沙漠上十几分钟,只为给我妈留下最美的夕阳,甚至嘴里被吹了沙子都不说。

 

我爸是死板且固执的摩羯座,我妈是爱美到极致的天秤座,据说,当年就是贪了我爸的美色,才决定一条胡同走到黑,我爸年轻的时候穷,现在也穷,可是也是真心实意的对我妈好,对我外公外婆孝顺,我每天在家被撒各种狗粮,我妈只要有求于我爸,就是酥到骨子里的声音会叫老公,我都听不下去,一身鸡皮疙瘩,我会识趣的蒙住耳朵,出门躲清静,或者去逗逗我家的挪威,看着打情骂俏了几十年的父母,我有时候也会泪眼。

 

记得在外求学的那些年,我妈轻微脑梗,住院近20天都不知道,因为有时差,有将近十天的时间都是我爸和我打电话,问我妈去哪儿,我这傻乎乎的爸爸说去旅游了,我也信,打了我妈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还是我爸接的,估计熬夜太累忘记自己说的去旅游了,出院之后,我妈恢复的不错,长胖了不少,而我爸,却瘦了一大圈。

 

我爸和我一样,对酒过敏的体质,却也有着和贵州人一般喝酒的豪爽,有一年来了北方的战友,我妈和我作陪,席间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北方人的憨厚在席间让人觉得真是豪爽,喝酒一杯一杯,也不矫情,我爸也高兴,一杯杯下肚,先是脸红头晕,然后开始回忆在甘肃 张掖的丹霞地貌,接着是很低的云和很蓝的天,再接着,就趴桌上开始打呼了。场面曾经陷入过尴尬,读高中的我有点懵圈,我妈突然长到了两米,站起来就敬酒,我忙拿着饮料附和,敬叔叔和伯伯,我妈回去跟我说,不能让你爸这些战友小瞧了我,得把面子撑起来,后来估计喝了有二两白酒吧,我妈说,那次是唯一一次头晕但是意识还清醒的醉酒。事后,这些战友对我妈是一顿夸呀,原来我妈,也可以抛开小家碧玉的身段,做一回女侠,敬仰,又多了几分,同时,也更加清楚意识到,我的酒量为什么这么差,因为,遗传我爸。

 

如今他们都过了五十,却也依然精彩,退休了,一起出去旅行、一起去到留守儿童和老人身边,做做公益;偶尔陪我爸钓鱼或者陪我妈逛街,我都觉得平淡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在这样的父母身边成长,我内心一直充满着爱,爱自己、爱身边的朋友、爱小猫小狗,也要谢谢父母教会我爱,就像《圣经》里面“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3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父母爱情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