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深情又怀旧的《秋蝉》

两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在一把吉他的简单伴奏下,现场演唱了一首《秋蝉》,内敛,深情,简直太好听了。
这首80年代的台湾校园民谣,我听过很多人演唱的版本,没想到时隔几十年,无意中听到的这个男生二重唱,成了目前最喜欢的版本。
80年代是台湾校园民谣的黄金时代,好歌无数。现场演唱《秋蝉》的两个男子是殷正洋和李建復。
这两位彬彬有礼,带着旧时代知识分子的蕴藉风流。他们都是声音得天独厚的男高音,还都是当初的名校生,李建復后来还是雅虎台湾的负责人。

涨姿势唐多令·惜别的图片
殷正洋是三届金曲奖最佳男歌手,李建復是《龙的传人》的原唱,《秋蝉》是台湾民歌时代的经典作品,由著名音乐人李子恒填词作曲。

秋蝉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幽幽
花落红花落红
红了枫红了枫
展翅任翔双羽雁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莫教好春逝匆匆

歌词是老派的,带着古老的咏物诗的韵味。词人抓住秋蝉和秋天的特点,通过对秋蝉的咏叹,寄托了自己的感情,流露出自己的人生态度,表现教人珍惜时光的人文思想。
歌词还是文学的。“秋”下面加一个“心”,就是“愁”,这是文字游戏,也是对“愁”的诗意诠释。“谁道秋下一心愁”,也让人联想起宋代吴文英的词《唐多令·惜别》中的两句:“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算是异曲同工吧。“双羽雁”的称谓也让人忍不住心生欢喜。

当年的校园民谣,大都是一把吉他伴奏,简单中表现出的深情,才更加动人。不像后来的歌曲,编曲配器都太复杂了,有时候会遮掩了歌曲本身的魅力。比较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复古的样式。
殷正洋和李建復的演唱,你谦我让,尽显绅士之风。他们对歌曲的演绎,看似不动声色,波澜不惊,却自有一种打动人心的深情。除了两人天生的金嗓,与他们对歌词的解读,与他们自身的文化素养不无关系。
顺便说一声,重温曾经喜欢的齐豫演唱会的版本,发现字幕中出现的错别字大煞风景,甚至会影响对歌曲的理解,有些句子根本不通,让人莫名其妙。“谁道秋霞一心愁”,“秋霞”和“愁”有什么关系?“展翅任翔双鱼雁”,有一种雁叫“双鱼雁”吗?“秋去春来美景不再”,季节错乱了吗?
不好好学语文,连个字幕都搞不定,太丢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既深情又怀旧的《秋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