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无癖无瘾不可交

从超市回来,在街口等红灯,一位女子开着皮卡也等红灯,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夹着烟。看起来酷酷的。绿灯,她开着车一闪而过。我拎着购物袋在路上慢腾腾地走着。想起来以前同学说过,人无癖无瘾不可交。而我大概就是无癖无瘾罢。涨姿势的图片

我的家里人都抽烟,父母抽烟,祖父母、外祖父,叔叔舅舅,姑姑姨姨,好几十个人围着我,都抽烟。小时候,父亲拉局在家看牌打麻将,抽得屋子里都是烟。冬天不开窗不开门,我就天天浸在烟里,抽二手烟。但我没有学会抽烟。

读大学的时候,寝室老五抽烟。整局喝酒时,喝得嗨了,递给我一支,我也接过来,点着火,吸、吐,但是大概不得要领,不知道该享受哪个部分。上研究生时,一次看见sy同学倚着墙,抽一根细长的烟,又酷又迷人,像自由奔放的八十年代。然而,我也只是徒然羡慕,自己下不去这个坑。

喝酒我也不行。但不同于烟,酒我还是可以喝一点,就是没瘾,也没癖。有局能喝一点,没局一年都不喝。偶然想起,自斟自饮,但随后又长时间不想碰。有时有局我也不喝,就说最近忙着赶稿子,或者说最近身体亚健康,总之,人过了四十岁,没人逼,自己更不主动。

我一度以为买书算自己的癖好。但是两三年前就索然无味了。想来只是受累于书,就没那么大瘾了。

我仔细想想,自己有没有什么怪癖呢?好像也没有。最近这些年,我特别喜欢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不过我突然想到,徐渭自认为畸人,也算有怪癖的人,可是大家除了在他死后赞美他,在他活着的时候都不愿意与他交往。那时汤显祖作为一个小青年已经声名鹊起,徐渭给汤显祖写信,给汤显祖诗集写评语,但汤显祖并不理他。呵呵,可怜的畸人。

年轻的友人说他常常跟朋友说说自己的事。我说,人到了四十岁,就不会这么干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把自己的苦恼转嫁给朋友,让本来有自己苦恼的朋友又有了你的苦恼,想想都于心不忍。所以我不会去跟任何人讲了。所以,无癖无瘾又不烦朋友的人,才应该可交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说说无癖无瘾不可交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