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春梦了无痕

下雨天,我在小学门口和前排的好友告别,在泥泞的路上艰难的走着。
       快到家的那个大坡,遇见了同村的伯伯背着自家的女儿。
      “你怎么有鞋子?”
     “放学时用什么换的。”我羡慕的看着在她爸爸背上的玩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就使劲的说怎么领雨天的东西。
        脚底的鞋子并不合脚,磨破了后脚跟,其实,我更希望我没有领雨天的用具,光着脚回家。
      秋收的季节,狂风大雨倾盆,我和爷爷妈妈爸爸在家里吃着饭。
       担心的望着外面:“奶奶怎么还没回来?”
      我们的家门口站着一个军官,全家人都小心翼翼的,在这场风雨来临前,抢收了两亩粮食,希望不被这群人发现。否则就会被没收,不知道靠着抢收的这点粮食,能不能度过来年。
      军官喊我出去询问情况,说是在校门口的时候见过我,当时他的台账掉了,问我有没有看见。
       台账怎能可能丢?那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
       他送我回去,对我们很友好。
      原来,校门口我和好友告别的一个侧影,让他一见钟情了。
       我跟他这样相处着,他在我家门口护着我们收藏的两亩粮食不会被交公。
      时光荏苒,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我好友跟我说她要分手。在那场动乱中,结成的情侣有两对。
      “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我说跟他结婚,他不愿意,就分了。”
    我陷入了沉默,我好像是相反的,他想跟我求婚,我觉得我和他之间缺了什么,就没有答应。
     窗外的雨继续下着,小学四年级的座位排序,始终没有变过。

涨姿势的图片

我现在对上海人有心理阴影了。

       我所在的公司,boss特别扣,上周末竟然看我每天六点半走了,又给我安排电商的任务。好想离职不干了,专利申请一大堆,海外商标一大堆没干,又给我增加电商任务。
       自己去谈公证费很贵,找律师谈便宜一点。但是我发现我们那个小公司合作的锦天城的那个上海律师,说话每次很刻薄。
      公司要搬家,每次都是下班才收拾东西,都弄到八点多。回家就快十点了。
       做点饭菜,明天中午带过去吃。
     下班时候,我问客服,你每天这个点下班?
        她说淡季这样。
        旺季十二点。
       立马有人接了一句:“是不是每次开会?”
      boss特别喜欢开会,就才不到十个人,她自己吃完饭就喊别人开会。
       据说上次开会,公司老二六点点了外卖,就放在会议桌子上准备吃,她喊开会。开到晚上九点多,她说:“你先把外卖吃了吧”。
       冷成那个样子,外卖又不能加热,怎么吃?
        并且当时客服既没有点外卖,也没有吃饭!
      还有,去年年会的时候,让她们每个人写PPT,从早晨八点开到晚上八点,中间一直是boss讲话,下午让他们看了动画片《小猪佩奇》,没有红包,没有游戏,也没有让他们吃好吃的……
       好想离职啊,但是又要存钱考研,纠结死了。
         我想按斤卖了我自己,呜呜。
       生活如此艰难。找工作是一个又一个的缘分。
    我脸一份心怡的工作都找不到,更何况是遇到一个心怡的人呢?
     困的不想动,蚊子嗡嗡叫,周末再搭蚊帐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一席春梦了无痕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