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第2页

涨姿势,姿势,八卦,美食,没品新闻,爆料::::::少年,来涨点姿势吧

如果灵魂能上传云空间

出神记 记录日常走神所思所想   19 在博尔赫斯的一篇散文里,他写到自己的一位述而不作而饱含智慧的朋友,他在“激情和思索中生活,不在乎名望的兴衰”,冷静地旁观一切,认为开咖啡店要比当总统难。后来,他们决心要集体写一本书,关于他朋友最终将“成为总统”的展望与虚构。书,自...

阅读(19)评论(1)赞 (2)

喵小姐的小团圆

年三十了,屋里静悄悄的,这是喵小姐牧草在这个城市独自过的第二个春节了。   屋外的春联、鞭炮声、猫总阳阳饥饿的喵呜,都让牧草极度的讨厌过年,没法睡了,只能起来,铲好猫砂,放好罐头,就去洗澡去了,看着镜子中又熬夜的脸,虽然不难看,可是也不精神。   隔壁的何从,...

阅读(31)评论(0)赞 (1)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纪里

其实你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到朋友结婚的信息时,内心已不再有任何波澜,越来越多的“喜事”对你来说甚至成了一种压力。 你已经记不清在这几年里收到了多少婚礼邀请。 于是几句寒暄祝福过后,你一遍准备份子钱,一遍感叹时间飞快。 周围朋友结婚生子的越来越多,直到家门口那个比你小两岁的邻居...

阅读(19)评论(0)赞 (0)

请永远生猛!

直到现在我都在思考; 这到底是不是我自身的问题造成的? 如果不全是,那我自身的问题占了多少? 想来想去,陷进了两个极端: 自身毫无过错。 彻底否定自己。   很显然,这个结果是可笑荒唐的。   ========== “我刚下班,说是明天开始十点之后才能走”画室...

阅读(28)评论(0)赞 (0)

柔软的云彩

铁轨在怀里摇曳, 列车在身后吟唱, 将散落的心点点捡起; 与站台告别这刺骨的寒冷: 像城里的月光;   我躺在云彩的身旁, 她低声告诉我: 她早已融入江河, 她的呼吸是泥土的芬芳, 潺潺溪水流入她的血液。 她的足迹遍布沼泽和山川, 空气格外厚重, 万丈高山也不再轻盈。      ...

阅读(23)评论(0)赞 (0)

周日

当我还在怀念夏日里姑娘们的短裙的时候,老家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朋友圈里老家的朋友们发着各种劣质的雪景照片和乱七八糟、没有进化好的雪人,我突然觉得快要过年了,甚至脑海里马上出现了一幅红色的《春节图》。可我这边并没有下雪,而且不知道多久了,这里总是阴雨天,太阳不知道死...

阅读(15)评论(0)赞 (0)

爱吃甜食的吴念祖

2

老吴从我记事开始,就是七把叉、五香嘴,还最爱甜食。   年轻的时候,一次可以吃十几根雪糕,中间不带停。零食、坚果更是不在话下。   我记得小时候,我特别讨厌他抽烟,于是就鼓励他多吃零食少抽烟,我胆子也大,敢在我爸同事和战友面前直接把烟给他抢了,他却从来不生气,...

阅读(26)评论(0)赞 (0)

我,非常虔诚地匍匐佛前,许下非常虔诚的心愿。

在这疫情期间,每天下了班,我都会禅坐佛前,向佛祈祷,愿佛保佑天下众生,疫情期早点过去,我好回到北京平谷,在那一片天际里去展示我独特的技能。拔牙看病,看病拔牙,我,多希望我可以回到过去的从前……   墙壁上有奶奶摇过的筒,也有奶奶供奉的众多佛像和她老家的藏佛佛像,观世音菩...

阅读(34)评论(0)赞 (0)

爷爷

我爷爷今年90岁 他的腿脚已经不利索了 每次散步都要两个人把着 我在前拉着,姑姑后面推着 从卧室到客厅这么短的距离 我和姑姑在几分钟里都蛮吃力 我爷爷弓着茅腰 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以前这几分钟可以容纳很多事情 比如他领着我从农村老房子里 走到他工作的老地方里 几分钟的路我牵着他的手...

阅读(59)评论(0)赞 (0)

一带就走的沙地萝卜

上次说到我的吴念祖的爸,我觉得还欠着点儿什么,对了,我应该说说我妈。   我的所谓文艺气质或者说喜欢装装曲高和寡,就是遗传我妈,退休的小学语文老师,爱诗词,爱书法,爱旅游。   我不喜欢叫她妈,我一般就喊她静静、许老师、小学或者许阿姨,反正称谓随时都在变,根据...

阅读(17)评论(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