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累了烦了,觉得日子过得没意思了,我就放开了吃,放开了喝,不再把长肥当回事,还要瘫在椅子上看《生活大爆炸》。
《生活大爆炸》都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随便点开某一季的某一集,我都能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在字幕上看到了一句翻译: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涨姿势的图片

这句话一下子就击中我了,我奇怪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句既有趣又有内涵的翻译呢?说有眼无珠也一点不过分。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的意思就是:不干点没什么利益的事,拿什么来打发这有限的生命呢?
我想起了最近看到和经历过的两件小事。
在小区院子里,一个老太太推着一个老头在遛弯。到了妈妈驿站门口,老太太对老头说:你在外边等我一小会儿,我进去拿个快递。
老头点点头,然后抬头看天。一片梧桐树的枯叶飘飘荡荡,正迂回曲折地向地面降落。只见老头一只手臂抓紧轮椅扶手,另一只手臂努力探向前方,竭力想把那片枯叶接到掌心。
老太太出来了,紧走两步,嗔怪道:老了老了还不安分,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接个枯叶,当然找不出什么意义了,可这个举动就是那么有趣,那么可爱。
下班回家,我站在楼下一株柳树底下,仰着头观察了半天。果然,柳树的小芽儿已经出来了。
我说果然,是看到了一个学生写下的在这两天对柳树的仔细观察。
柳树发芽与其它树不同,没有梧桐那般嫩绿的芽,也没有松树绿针迭代的痕迹。它的芽是与树枝相同的棕黄色,芽顶端嵌着棕红色的小点,周围以一圈棕黄的芽衣包裹,小且有序地如锯齿状贴合在树枝两侧,靠得越近,锯齿的形状越明显;可站远了,芽就藏在枝条的后面了。这就是人们常常觉察不到柳树发芽的原因吧。
我太喜欢这段观察文字了。
写下这段观察文字的学生叫李嘉琦。他把这段文字发给我了。
我以前写过一篇关于柳树的文字,里边写了我总是错过观察柳树发芽的过程,等柔绿的柳枝摇摆时,才发现又错过了一年。他说偶然想起这件事,这几天专门去柳树下看了很久。
你看,我自己在做“无益之事”,还传染得学生也开始做“无益之事”了。
如果想把无益之事做得心安理得,可以强加给它一个宏大的意义。
比如做家务。不管是搞卫生还是做饭洗碗,都是简单劳动和重复劳动,而且还没完没了永无止境,难免让人觉得没有意义还浪费生命。可像我等普通人不做又不行,那就可以给它想个意义了。
人应该过精致的生活,这才是人之为人的关键。那就从做家务开始自己的精致生活吧。
我这是给自己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然后就可以做有意义的事啦,做家务是给做有意义的事打基础。
或者,你可以这样给自己鼓劲:复杂的事情简单做,你就是专家;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你就是行家;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出自项鸿祚《忆云词丙稿·自序》。如果再寻根溯源,应该是脱胎于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若复不为无益之事,则安能悦有涯之生”一语。项鸿祚的“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是对“不为无益之事,何以悦有涯之生”的化用。
张彦远所言“无益之事”是收藏,项鸿祚所言“无益之事”是作词。这些所谓的“无益之事”,不是世人眼中的仕途经济、功名利禄罢了,却属陶情怡性的艺术爱好。在今天我们很多人眼里,这怎么能归入“无益之事”呢?这可都太有益了。
若有人拿“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当作自己浑浑噩噩、游戏人生的借口,那实在就与项鸿祚先生的本意南辕北辙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