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花园(三)

今天这位来访者是一位中年女性,坐在对面的她情绪低落。
我问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她摇摇头,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在别人眼里我不应该痛苦:丈夫事业成功又体贴也没有什么恶习;儿子优秀帅气;父母健康开明;我自己不敢说多优秀,但是在单位年年都是优秀员工、拿第一等的奖品,跟同事同学客户的关系都很好……可是,我就是常常觉得孤独、无助、活得不快乐。”
“是因为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
她又摇摇头:“没有。我从小就这样。我妈说我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同学批评我是没事儿找事;我闺蜜建议我来跟你聊聊。”
我说:“你想想看你的孤独、无助、不快乐,想到了什么情景或是画面。”
“大漠、荒原,风吹过、黄沙滚滚,一个女人孤独的走在荒原上。”
“你觉得这个女人是谁?是你吗?”
“不知道……不是我……也许是我姥姥。”
“在你姥姥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我姥姥在我妈妈三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据说她是一位特别聪慧特别善良的女人,也特别坚韧。她自己一个人带着我妈从老家来的这里找我姥爷,给我妈买了一个马车上的座位,她自己硬是一路走来的。也许我想到的大漠、荒原、黄沙就是我姥姥经历过的。”
“你想象一下,你开着车把姥姥和妈妈从老家送来。然后再想想看,有什么情景或是画面。”
“嗯,宽阔的柏油马路、路两边绿树成荫。我姥姥抱着我妈,我妈开心地拍着小手在唱儿歌。”来访者有想了一下:“这样我姥姥就不会得病、不会死,我妈妈也不会孤苦无依成了没娘的孩子。”
“那你再想想,你的孤独、无助、痛苦,是属于你的吗?”
“好像不是,这些感受应该是属于我妈妈和我姥姥的。尤其是我妈妈的。我从记事起几乎没看见妈妈开心的笑过。她自己就像一个捡垃圾的什么垃圾情绪都往回收留,不仅仅是自己的,别人的痛苦她也会不断地跟我念叨,跟她在一起不自觉地会情绪低落。我会不自觉地照顾妈妈的情绪,可是我用尽全力妈妈也没好转,而我也越来越痛苦。”
“我们的生命来自于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身体特征、性格习惯、思维方式一部分是后天习得,而绝大部分是从家族遗传而来,包括我们的疾病、情绪。一个情绪低落的母亲是很难养育出快乐的孩子来的。”
来访者点点头表示赞同:“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如果你尊重姥姥和妈妈的命运,把她们的命运跟你的分离,你会活得轻松一些;如果你妈妈能跟你姥姥的命运分离开,那么你和你妈妈都会活得快乐幸福。你愿意跟妈妈的命运分离吗?”
来访者思考了很久,摇摇头:“我妈妈只有我一个女儿,如果我离开妈妈,妈妈会更孤独,我不能抛弃妈妈!”
这是很多来访者共同的心声,让她们跟父母的命运分离,会误以为让她们跟父母断绝关系,这些孝顺的女儿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接受离开父母。其实这是一个误区,在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做“内射”,我们会有意无意“内射”妈妈的命运,成为跟妈妈一样的人、承受一样的痛苦。这是你愿意的吗?这是妈妈希望看到的吗?
理解了这一点,来访者轻松了下来,只是一瞬间又晴转多云:“那我妈妈怎么办?我根本不敢跟妈妈提她过去的事,她血压高。”
“妈妈不是说她从来没有幸福过吗?有时间跟妈妈聊聊她幸福的时刻。用反例证明她也曾经幸福过,也值得拥有幸福,比如她有世界上最好的母亲和继母、兄弟姐妹们都相亲相爱、儿女懂事孝顺、邻居同事善良热情,这些看似平常却是许多人不曾拥有的。当不断地发现这些美好之后,妈妈的情绪自然好了。没事儿的时候多想想幸福的事情,幸福自然会来敲门。”
我们的祖先从古至今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争、瘟疫、灾荒、人心险恶,为了让自己和子孙后代能够平安的活下去,会把灾难牢牢地刻在基因里,好让自己的后代能够趋利避害。这种遗传基因也会造成我们的痛苦。所以区分开哪些情绪是祖先的哪些是我们自己的,会让我们不再承受不属于我们的痛苦。而且,人生在世哪能没有痛苦,同样也不会没有幸福时刻。人生就如同一个花园,有芬芳的鲜花、也有鲜花扎根的泥土。如果你着眼于鲜花就是满目繁华,如果你只盯着臭泥巴那你的生命里就只有臭泥巴,可鲜花从来都是盛开在臭泥巴之上的,鲜花和泥巴从来就是不可分割的。你无法想象一个人一生从没有遭遇过挫折痛苦会是什么样的。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是因为伟人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难困苦、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委屈。
感恩苦难,是苦难成就了我们人生的高度;感谢委屈,是委屈撑大了我们的格局。
祝福这位来访者和她善良的妈妈,只要用心寻找,幸福就在身边,祝你们健康长寿、幸福快乐。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解忧花园(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