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出生于1964年,个子瘦小,长相平平。用已故的邻家老爷子的话来说:“我怂,老山(邻居们对父亲的称呼),瘦小瘦小的将来咋能养活过人?”听父亲时常提起,爷爷生气时就会拿邻家老爷子在其面前评价父亲的话来质问他。父亲兄弟姐妹6个,爷爷早些年在黎坪镇政府任过职,因病四十来岁就提前退休回乡,耿直朴实的父亲和其余5姊妹均未获得提携或因爷爷的关系而进入公职,跳出农门。直率的爷爷不允许其子女那么做,我想耿直的父亲也不会那么要求自己的父亲。记得孩提时,父亲时常和我讲起爷爷年轻时工作方面的故事,却丝毫未曾抱怨过些什么。

涨姿势的图片

虽说我的爷爷是公务员,但我的父亲却是地地道道的穷农民。父亲,年轻时也曾外出闯荡过,去山西下煤矿挖过煤,和其好友宋叔去沈阳搞过建筑修过桃仙机场,去重庆挖过隧道修过公路,干过不少力气活,受过不少累。可多半因为我和妹妹身体瘦弱,时常感冒发烧,母亲一人难挑照顾我兄妹二人的重担。父亲常常外出没多久就不得不半途而废,折返回家。一来二去,路费倒是花了不少,钱却是没挣得到几块。再加上我和妹妹生病入院花费,父亲母亲不得不东拼西凑,到三姑六婆家借钱来给我和妹妹看病,家里时常是债台高筑。久而久之,亲戚们都怕父亲和母亲登门了。

早些年,农民日子穷,想要翻身,唯有多种地。这是多数质朴农民的做法,也是父亲唯一能想到的出路。本就瘦弱的父亲,扛着洋镐铁锹,带足干粮饼子和水,在离家四五公里地的山梁开荒种地。不避风水,不怕日晒,精疲力尽时戴月而归。回到家,父亲都会乐呵呵的逗我和妹妹开心;有时回家太晚了,父亲边哄我和妹妹入睡,边帮母亲烧火,而母亲总会给劳累的父亲做上一餐热乎乎的饭菜,乐此不疲。四口之家,虽然一贫如洗,也算是其乐融融。只是好景不长。由于劳累脱水加上风吹日晒,不久父亲便患上了肝炎,这对于一贫如洗的农家无疑是雪上加霜。为了父亲的病,为了省钱,母亲是遍访民间良方(民间私下流传的治病药方)。在一个老中医处得知,用我们当地的茵陈(一种草药)烫水喝可以慢慢治愈。那时我已记事,放学回家总会带着妹妹去田间地头帮父亲寻宝。而我们找回的草药,母亲总会细心地淘洗干净,每日准时为父亲泡水喝;多的时候母亲还会把它晾干以备冬天之用。说来也奇怪,在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父亲的病竟然悄无声息的痊愈了。在父亲和母亲的辛劳呵护下,我和妹妹慢慢长大成人,一家人的日子逐渐好了起来。

2000年正月,在四姨妈家鼎力支持下,父亲母亲阔气的推掉了我家原来不足3米高的土坯房子,建起了当时最流行的楼房。只是为了有足够的钱供我和妹妹上学,房子粉刷的事却多年搁浅。多年来,父亲那句:“只要你们肯读书,考到哪?我和你妈就是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们上学,要是因为分数原因(分数不够),要我花钱弄你们上学,那是不可能的!”质朴而铿锵有力的话语时常萦绕在我的心头。现如今,我已走上工作岗位,我却不曾忘记父亲的话语以及对我和妹妹的殷切期望。我想父亲的话,不仅我会铭记在心,对我的女儿,甚至子孙后代都会受用。我深知唯有像父亲和母亲一样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才能像父亲和母亲一样坚毅前行。

2012年,父亲不顾我和母亲的反对,在妹妹的支持下在离家两公里多的南山梁,流转承包了人家经营破产的40多亩果园。最终,母亲也是拗不过父亲的犟脾气,默许了父亲的大胆决策。父亲和母亲顶着周围人的舆论压力,又购置回来了割草机、柴油犁地机等现代农具设备,在果园里大干了起来。第二年,父亲和母亲又在果园建起了20来间猪舍;第三年,又改造了果园人畜饮水……一干就是10多年,在父亲和母亲的辛勤劳动下,果园大变了样,规模不断扩大。父亲和母亲的农民事业是蒸蒸日上,早已成为了当地农民种养殖产业脱贫致富的榜样之作。勤奋肯干的父亲,还参加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学习,取得了新型职业农民证书,不断丰富自己的农业知识,在实干中积累经验磨破滚打,砥砺前行。而父亲对自己所学农业经验和知识毫无保留的传授乡邻,引领大家一起脱贫致富,这也许就是父亲和母亲多年来邻里关系和谐的秘诀吧!

我的父亲和母亲坚定地走在了新时代农民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上。现如今,50多岁的父亲已不再那么黑瘦,身板也逐渐圆溜了起来;只是,他的手依旧还是那么的粗糙;不知何时,白发开始侵占了他们的头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我的父亲母亲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