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归一

其实就算那些每天能下楼溜达十分钟的邻居们,下楼丢个垃圾,再溜达几分钟,就又该回家了。这样的“下楼”让我们这些连十分钟都没有得到的人稍感安慰。

队友今天上午忙着接电话和打电话,单位领导一个又一个电话催促他回去上班,队友一个又一个电话咨询到底咋样才能把我们家门上那张黄码给解除。这就像一道“定身符”,建立了一个结界,得专业人员破解。由于上面各方互相打太极,事情得不到解决,明显感觉到队友的焦躁。

涨姿势的图片

我也盼着他能去办公室,只要去了办公室,就算是他在那边躺着,单位也会觉得这位同志识大体、董(必须写点错字,实在是出于无奈)大局、敬业奉献,到了单位,他工作效率也可以大大提高,在家里通过远程来操控电脑,速度是大bug,隔三岔五掉线。

原本上周的这会儿,我们以为没几天我们的码就能解除了。没想到还是高估了事情的难度。最开始的三天都让我们自行消杀,我们把家里整个消毒打扫了个遍,然后告诉我们,必须专业人员入户消杀,才能申请环境采样。就不能早点确定这个要点吗?早告诉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选专业人员上面啊,这99天来,都是这样,他们说啥,就是啥。

入户消杀完成之后,又隔了一天,终于盼来了环境采样的人。周四下午采样的,到今天,两点半过去了,结果还是没有出来。队友之所以焦躁的原因之一,是他同事家里周四上午采样的,只隔了半天而已,但是今天上午已经得到了可以解码的通知了。

另外,今天还通知我们这几户有码加身的住户对冰箱进行消杀。队友被催了几次就更加烦躁了,他觉得这件事太繁琐,繁琐到他不想开头干,他脑袋里只有这个汇报材料、那个汇报材料,没完没了的汇报材料。于是,在家里的两只神兽出现争端时,队友趁机发作,开始训娃。我看得明白,不就是消杀冰箱吗,你不愿意干,我自己来。

其实在那之前,我也一点没有闲着,在忙着准备午饭。按照他们的要求,给冰箱断电,然后里里外外消杀个遍。再仔仔细细擦洗,一个小时搞完之后,冰箱真的是整洁惨了。从这个角度来看,突然被要求消杀冰箱,还真是好事。

被关了这么久,谁心里没有气?都有。尤其看见涉疫家庭这几个字就烦躁,要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们还能安稳地待着,早被拉走了。可是,烦躁归烦躁,每天早上起来,一睁眼,就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要继续配合工作,全屋消杀并拍照、防疫知识答题并截图,时不时看看有没有关于重点住户家庭的别的什么最新要求,严格落实。

原本从上周开始,就各种途径的小道消息都在传,20号会有我们期望的好消息发生。最开始的每一天我们都激动地猜测。一天又一天,明天就是20号了,也是整整第100天,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100天,一年的接近三分之一。居然以这种方式度过,过十年再回头来看,不知道会如何定义。十年后再来回答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九九归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