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喝酒

不知为何,最近总想喝点酒,那种一喝就龇牙咧嘴的那种高度酒。或许是因为憋闷太久,或许是想自我喝醉一下,使自己飘飘荡荡,感知一次天旋地转,总之,就想喝酒。

 

都说如需喝酒,就喝酒精含量高的酒,究竟为何喝高度酒,我不愿深思。喝就喝吧!既然有人说,必定有人尝试过。于是,翻遍家里的所有角落,终于找到了所谓酒精含量最高的一种。

涨姿势的图片

我尝试了一下,张嘴、仰头,直接下去。嘴唇就没粘上酒味,酒就进去了。一口下肚,从喉咙到胃,一路翻腾炙热,张口似出,点火即着之感。只喝了一小杯,一小小杯那种,人们常说的“口杯”,就好似听到了“滋滋”声,是酒精从食道到胃的过程。这个过程很爽,一种自我自虐之爽!一口酒下去,我喘了一口气,有种火山喷发之感,应该是我一张嘴,一用力,就有酒要流出一样,如遇明火,即可点着。突然觉得,酒没我想象中那么好,不是我所要的那种感觉,后悔自我决定。

 

早些年我也喝酒,是一小杯一小杯地喝,是有必须喝的情况下才喝的那种,而且是那种“口杯”喝。我一直认为,喝酒是一种心情,一种意境,一种不喝酒体会不到的无限快乐与感动的结合。就如真能在一起喝酒之人,无需刻意喝多喝少,各自尽兴就是最好,你想喝就喝,我就是你喝酒的陪伴,喝酒的理由,我喝与不喝,都无所谓,只需你喝酒的时候,我在你面前,当你举起杯的时候,我说一句“喝”,就足够了,喝到一定程度,谁喝多少,已不重要。

 

我不喜欢所谓的劝酒,如有所劝,就带一种陌生感,一直职业所需。我喜欢“酒未醉人人已醉”的状态,这才是喝酒,是我所需的自然常态。如遇酒友知己,何须劝?只恐自我喝不好,而不是看他人喝多少。对于喝酒,几十年来,我从未劝过他人,我一直认为“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当喝酒时,无需他人所说,我自有定夺。

 

我一直觉得自我酒量有限,但我从未惧酒。因为惜我之人不会因酒为难我,不珍我之人,我无需为之喝多。所以,我也因此而不能成人之美,如他人之意,不过我不会太过于在意,就如懂我之人无需言语,不懂之人千言万语亦如废墟。爱之所爱,不用花言巧语,如不知所需,太多言语无义,尽可避之。

 

 

图片​
或许是因我这种模式,不太适合友人之习。每次回到故乡,我亦知道,乡亲故友的热情与好客,但我不能如人所愿,豪喝不拒,宁愿自我烂醉,亦要不失“礼仪”,我做不到,所以每次回去,都是逃避。逃避只是我自己认为,也许別人会说我不过真诚,有点假意,或许是清高,不接地气,总之,我是知道的,如若懂我,你会自知。酒,我必喝,只是喝的不是这个样子而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就想喝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