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炼钢铁”的回忆

1958年9月,我在白纸坊小学上二年级。记得当年的报刊、广播天天都是“超英赶美放卫星”的醒目内容。毛主席“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豪迈诗句,刷在墙上成为最亮丽的标语。“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作为引领人们大干社会主义的旗帜深入人心。家家户户的大人们都精神饱满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地工作。这波澜壮阔的情景,如今70多岁的人们都经历过,或多或少地留有印象。

涨姿势的图片

当时有一张巨幅宣传画:一个高大的钢铁工人,身着工装,挥舞着巨大的钢钎,战斗在炼钢炉旁,炉内钢花四溅,一艘人造卫星冲上天空,上面有“为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醒目大字。我亲眼目睹并参加过当年全民大炼钢铁的运动。

记得当年我妈妈刚结束了扫盲班,参加了街道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我不知道她都忙些什么。有一天,她把家里唯一的铸铁炉子,一口铁锅拿走了,说是捐给国家炼钢炼铁。于是家里换成铁皮制作的蜂窝煤炉,锅也换成了铝锅。我看到胡同里的空场上,居委会的人摆上磅秤在称废钢铁,还有人记账。交废钢铁的都是左邻右舍的邻居大妈。傍晚的时候,妈妈她们从煤站借来小推车,装上废钢铁,不知送到什么地方去。

图片

不知什么时候,在这个空场上建起了两个从没见过像大灶台似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是土高炉,也叫土焦炉,还有土坩埚,是炼钢铁用的。

不久,小学里也召开了动员会,书记、校长讲话,动员全体师生献钢献铁,献耐火砖,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大炼钢铁的号召。

图片

家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贡献了,我想起家门口63中建筑工地上卸了好多耐火砖,于是就打上了耐火砖的主意。我找来和我住得很近的一个同学,商量晚上到63中工地搞几块耐火砖。我们自我宽慰:拿国家几块砖支援大炼钢铁,不能算“偷”。晚上我们按约定时间来到工地门口,小门房里只有一位大爷看门,当时天不太黑,我和同学大摇大摆地从门口走进工地,大爷看了我们一眼,没有阻止。工地里面原来是菜地,我们假装在胡萝卜地里挖萝卜,消磨时间。天黑了,大爷可能忘记了我们的存在,关上大门并上了锁。我们则偷偷地靠近耐火砖垛,每人拿了两块耐火砖,耐火砖比平常的红砖大且厚,很沉,再多就拿不动了。我们抱着砖悄悄地往小学校方向走去。我们小学校就在工地北边,工地边上有铁丝网拦着。我们把耐火砖放到铁丝网外边,然后把下边的铁丝网踩在脚下,用手把上边的铁丝网托起来,人就钻过去了。没想到:在过铁丝网的一瞬间,脚下一使劲,一股钻心的疼,铁丝网的尖儿扎透球鞋底,扎进了我的脚心。我顾不上疼,抱起耐火砖,爬上土坡,跳过马路,快步来到校门西边的大铁门边,把砖从门下缝隙顺了进去,然后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图片

妈妈还没回来。我拿出洗脚盆,从蜂窝煤炉子上的水壶里倒了点热水,脱掉臭球娃,第一次认真地洗起脚来。脚心正中,血红的钉子眼深深地陷进肉里,用手一摸还真疼!洗完脚,找来红药水,抹上,穿上拖鞋,又把袜子认真地洗过,最后把球鞋也刷了。第二天,早早地起来,跑进学校,还好,砖还在。

后来几天,我天天洗脚,上红药水,换袜子,没有请病假,也没敢告诉老师和妈妈,老实了几天。好在伤口没发炎,疼了几天,不知什么时候就不疼了。

就在这几天里,学校西操场东北边的土岗上也砌起了两个大炉子似的东西,下午各班组织同学们用锤子把收集来的废铁敲成小块,把耐火砖砸成粉沫,我知道准备炼钢了。

图片

当年,我家就住在与学校操场一墙之隔的院子里。一天傍晚,我忽然听到学校操场上有人大声说话,紧接着鼓风机响起来,火光冲天,照亮了操场一隅。我赶紧跑到学校操场,看到学校有数的几位男老师都来了。土高炉下炉火熊熊,几个人摆弄着钢钎像模像样地在炉灶下翻动,火星乱溅。炉子上摆放着许多小盆样的坩埚,里面装着砸碎的废铁。燃烧的焦炭把坩埚里的碎铁烧化成通红的铁水,然后及时地把炼成的铁水,倒入模槽里。

图片

夜色里,工地上火光闪烁,照得人们脸膛红红的。炉火一直烧了大半夜,炉边的模槽边居然有几块像钢锭样的东西,但更多的是掺杂着焦炭、煤炭和其它杂质的不成形的东西。

第二天下午,全校师生打着红旗,抬着喜报,敲打着少先队鼓,高呼口号,浩浩荡荡上街游行,向党和政府报告我们学校出钢了的喜讯。晚上小高炉的火光再次燃起……

图片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什么时候,像一阵风刮过,遍布全市各个角落的小高炉都熄火了,四处留下城市里不该有的垃圾。

大概是年底吧,学校就要放寒假了。校长在一次全校大会上说:“大炼钢铁放了卫星,短短几个月,全国共炼钢铁1108万吨,这里面也有同学们的贡献”。当时听了心里还美滋滋的,因为我也参加了大炼钢铁啊!

图片

后来,长大了点儿,我才知道为超英国、赶美国,大炼钢铁全国各地在人力和物力等方面都造成了巨大的浪费。不过,这件“以钢为纲,全面跃进”,轰动全国城乡的大事,却给小学时代的我,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至今回忆起来还津津有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大炼钢铁”的回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