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广告的中年妇女

冬天黑得早,办完事赶到车站,天已经黑下来了。
这是一个大站,正是下班时间,加上附近有两所学校,又赶上放学时间,站牌下站了黑压压一大片人。
今天很冷,加上傍晚又是一天中比较冷的时候,等车的人大多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巾帽子手套齐上阵,加上疫情又紧张了,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对抗着空气中可疑的成分,也能顺便抵御一下无孔不入的冷空气,只露一双奔波一天后空洞的双眼。成人大多静悄悄站着等车,学生叽叽喳喳吵闹着,有些干脆追来赶去打闹着。
一个中年妇女在等车的人群中来来回回地穿梭着。她穿着臃肿的棉衣,一眼就看出是那种在小摊上便宜买来的;脖子上缠了一条围巾;左手抱着一摞广告册子,右手举着一本,正向等车的人发送;手上戴了一双露着手指的毛线手套,这样发送方便。
她走到我跟前,右手伸向我,含着笑说道:“帮帮忙。”我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接过来扫了一眼,是医院的广告,妇科人流什么的,就随手塞进包里,继续面无表情地站着,时不时伸长脖子向远方望去:这车怎么还不来?搞不好哪个地方又堵住了,任你望穿秋水,它就是不来,可待会儿一来就好几辆。
无聊中,我看着那个发广告的妇女打发时间。路灯下,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走走停停,每当停下,就礼貌地对对面的人说着“帮帮忙”。这东西发到学生手里不太合适吧?我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她只停在成人身边,总是自然地越过穿着校服的学生。
原来她也有自己的底线,我下意识中更关注她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有人像我一样漫不经心地接过广告,塞进包里;有人接过来,在手里卷吧卷吧,她刚一走过,就被塞进垃圾桶里;有人冷漠地摇摇头;有人连摇头也省了,干脆把头一扭……她表情不变,不卑不亢地继续走向下一个人。
我发现她还有一种特殊的本事:她来来回回地走动,却只给刚到的人发,刚刚发过的人她绝不会再去发第二遍——她辨识人的本领真高。
这时车站来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她及时过来,“帮帮忙”刚一出口,那男子就接过广告,又伸手要道:“多给我几本。都不容易,赶紧发完回家吧。如果可以,你就全给我算了。”
她感激地一笑,说道:“那不行,接下人家这活儿就得按人家的规矩做。”
男子开玩笑道:“这么晚了,反正也没人看到,你悄悄给我,我塞包里。”
“那还是不行。人干事,天知道。”她依然笑着解释。
男子大着声音对周围说道:“都帮帮忙,一人拿一本。想翻就翻翻,不想翻拿回家还可以卖废纸。”
图片刚才拒绝的人也都笑了,几个人同时向那妇女伸出了手。她麻利地给大家手里递着,一人一本,绝不趁乱多发,嘴里一直说着“谢谢谢谢”。
我也伸出了手。她抬头一看,笑了:“你刚才已经拿过了。”
“有什么关系?快发完你就可以早下班了。今天冷,发完就可以早点回家了。”
“谢谢你的好心。不过干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涨姿势的图片
说实话,我平时挺烦街头发广告的,尤其是那种人流广告,也怀疑这种手段到底有没有作用。可此刻,我对这个发广告的中年妇女,却起了敬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发广告的中年妇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