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的“百家被”

豆豆出生一百天的时候,一些邻近的亲朋们都来讨喜、凑个热闹。人们七嘴八舌地围住那个躺在婴儿床里,瞪着乌亮乌亮的大眼睛,不停挥舞着小手,不停蹬着小腿的豆豆,真也算是一种盛况。

我一边洗水果,切水果,招呼大家往客厅里坐。门铃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我习惯性地去开门,门一开,惊呆住了。

“小姨!”我惊呼道。

头发花白、脸冻得有些红、拎着一个咖啡色布兜的小姨站在门外对我笑。我赶忙说:“小姨,快屋里,屋里暖和,你看这么老远的,你还往这儿跑什么呀!”

“也不太远,个把小时就到了。”小姨说。

“你怎么来的?”我问。

“骑电三轮来的。”小姨说。

我心里不禁一颤,前几天下的大雪还没化净,小姨竟然骑着电三轮从五十多里外的村子赶来了。

我把小姨让到沙发上坐下,小姨说:“你这屋里是真暖和!快赶上夏天了。”

“温度是有点高,你把棉服脱了吧。家里怎么样,点炉子了吧?”我说。

“不点炉子了,不让了,也没处买煤去,不过通了天然气了。”小姨说。

“那还好。天然气取暖也不错。”我附和着说。

“基本上光用做个饭,农村那大宽高屋子、透风漏气的,不如你这楼上严实,要用天然气,且烧不热呢,还是烧火坑。”小姨说。

我说:“火炕也挺暖和,是吧。”

“恩,农村人都习惯了。”小姨说着,从她那个咖啡色的布兜里掏出一样东西,一下子点亮了我眼里的光。

小姨把叠成一个四方块儿的那件东西展开,平铺在沙发上,我惊喜地叫出了声“真好看!小姨你做的,你手真巧呀!”

那是一个小被子,用各色各样的花布头拼接着缝成被面儿,我们那里管这种小被子叫“百家被”。

其实就是小时候,农村大多数家庭还比较穷,一点儿东西也舍不得浪费,这些做被子、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也就派上了这个用场。谁家要是生了小孩,家里的老人就会赶在一百天之前,去各家各户收布头儿,然后做成“百家被”;村里人缘比较好,或面子比较大的,孩子一百天这一日,人家就会把主动做好的“百家被”送来。

后来,人们就给贫穷和节约找了个美好的理由,说“百家被”的寓意就是孩子在百家庇荫下会健康快乐成长,无灾无难,将来有出息,大富大贵。

这“百家被”尽管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布头拼成的,但样子还真不难看,尤其那些手巧的人,做出来的堪称民间艺术品。

小姨就是这样一位手巧之人。

只是,那时候的有些事,想起来,眼里有些湿湿的……

小姨只比我大六岁,我妈是老大,她是老幺。

小姨人长得俊,看着一幅心灵手巧的样子,独独念书偏不行。小姨说,她一念书就头疼,却对一些手工呀、剪纸呀、绣花呀,颇具天赋,小姨也没上过美术课,一切像是心里出的一样,做什么像什么。直到现在我们家里还有小姨当年纯手工缝制的绣花枕套。

小姨初一没上完,就辍学了,姥爷、姥姥也没强制她,说一个闺女不上就不上吧。

小姨不上学了,在家也闲不住,就常常跑到我们家来,一个人走着十几里乡路来,在我家一住就是十天半月。

我妈当然高兴有这么一个人来帮她看孩子,但我奶奶就不高兴了,常常挂着脸子,嫌小姨在这里白吃白喝。那时候家里穷,一口粮都是好的,没办法,也不能怪奶奶。

一天奶奶不知说了小姨两句什么,小姨哭着就走了。小姨那时候,也就十四岁。

因为这事,我妈也跟奶奶吵了顿架。

一个星期后,小姨骑着车子驮了半袋玉米面、一兜子红枣来,赌着气地撂在奶奶面前,说:“给,不白吃你、喝你的。”

奶奶有些不好意思,说:“你看你这丫头,跟你说着玩的怎么就当真了。”

奶奶到底说的嘛,妈忘记了,小姨也忘记了。但她们都记住了一件事,就是小姨做了一件“百家被”给我。

奶奶不停地夸小姨:人这么小,没想到手这么巧。奶奶那天还给小姨烙了鸡蛋饼吃。

而我妈的感激是,小姨回了自己的村子后,真是挨家挨户地去找了一堆布头儿,给我缝的那件“百家被”。

我妈在世的时常跟我念叨:“别忘了你小姨疼过你……”

的确,我在上小学之前,差不多也是小姨抱大、带大的。后来小姨外出打工了,逢年过节给我捎回来那么多的奶糖、点心,城里的洋气衣服,还有洋气的文具盒等等,每次都会让我成为一个开心、骄傲的孩子。

国家放开二胎了,三胎也放开了,人到中年的我响应国家号召,所以就有了小豆豆。

小姨到婴儿床前看孩子,一声一声地咂着嘴说:“诶呦,你看这小人儿呀,真水灵,真好看!”我拿过小姨做的那个小“百家被”,展开逗豆豆:“豆豆,你看,你看,这小被子好看吧,姨姥姥给你做的,你真有福呀!我也有福,我小时候也盖过姨姥姥做的‘百家被’呢!”

亲朋们也都捏捏、看看,夸小姨的手真巧,小姨有些脸红的害羞,谦卑地说:“庄稼人手里的活儿,没什么好的,现在人们什么都不缺了,就图个吉利吧……”

我说:“中午大家都别走,在街对面订了饭店了。”

这时候,人们就各种理由地推托,客气了几句告辞了,留也留不住。最后只剩下小姨。

我说:“小姨,你路这么远,怎么也得吃了饭再走。”

小姨说:“不了,不了,我也有事呢?”

我抻下脸来,佯装恼怒,说:“你有什么事?有天大的事明天再办去吧。”

小姨说:“不行,一是来看看你生的这小娃头,二是还得去药店给你姨夫拿药呢,拿了药就得回,不回,你姨夫的饭吃不上。”

姨夫半年前脑梗,现在手脚还不灵便,两个孩子,一个在江西刚上班,一个还在北京读研,都不方便回来照顾。

我是在小姨夫快出院的时候才知道的,来市区手术、住院,小姨事先没告诉我。

那时,我匆匆去了之后,责怪小姨说:“来这里看病住院,还拿我当外人呀?”

小姨说:“都忙忙的……”

今天中午,小姨又坚持要走,一口饭也不肯留下吃。我心里挺不落忍的。

出了门,我塞给小姨五百块钱,说:“你自己想买嘛就买点嘛。”

小姨死活不肯要,说自己有钱。我又塞了几回,到底被她又推了回来。

到了楼下,我跑去开储藏室的门,从里面拎出两桶油、一袋米,硬放到小姨的电动三轮车上,说:“这个再不能撕捋了,叫人家笑话,单位上发的,不是花钱买的,你拿回去。”

小姨这回没再硬推辞。

小姨骑上电动三轮车走了,没走多远我冲她喊:“小姨,召军和召娣离着都远,有事你给我打电话、打电话……”

小姨回过头来说:“哦,知道了,赶紧回吧,孩子还在家呢。”

小姨骑三轮的背影在小区里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而陷在时空记忆里的我,却越来越清晰:那个扎着一对小短辫儿,一笑两个小酒窝、年轻俊俏的小姨仿佛又站到了我跟前一伸手,说:“来,姨背你回家!”

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小姨的“百家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