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家听讲座

周日上午,本来正在电脑前追综艺,看到同事发来的直播讲座链接,一刻都没犹豫,马上切换过去,认真看了起来。
假期培训任务很多,那么多的直播,我没认真看过几个,基本就是耗够时间完成任务而已。我也没想到,一个非官方的讲座吸引力居然这么大。
原因很简单,讲座的主人是语文届名师程翔。
涨姿势的图片

很早以前,程翔就名扬天下了。当时他还是山东的教师,我看过他的课堂实录。那时候学习机会少,学习资料也少,能看到名师的课堂实录真是难得的学习机会,所以就一看再看,看了不知道多少遍,越看越心虚,越看越觉得自己和名师之间何止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再后来,就是电脑时代了,只要你愿意,各种学习资料车载斗量,信息轰炸的结果反倒让我失去了当年求知若渴的劲头。丰富的资源没有发挥该有的作用,我感到还不及当初资源极度匮乏时的收获大。
时隔多年,那个名师程翔变成什么样子了?跳到何处高就了?是什么身份?这次他的讲座还能像过去那样带给我很多启发吗?……
脑子里的问号一堆一堆的,怎么能不听讲座呢?
看到视频第一眼,我发现当年那个小伙子不见了,一个学者正在侃侃而谈。算来程翔也应该是60上下的年龄了,怎么还会是当年30来岁的模样呢?

奇怪的是我这次居然没有感慨时光的无情,反而觉得这是时光在一个人身上留下的最好痕迹:沉稳,淡定,自内而外散发出的儒雅气息,言谈中有真知灼见却不咄咄逼人。这是我能想象到的一个人最好的成熟模样。
就像同事所说:我觉得语文老师就应该是程翔这个样子的。我深有同感。
打开视频前的问号在看到视频那一刻就得到了部分答案,我又顺便查了一下,果然,程翔早就到北京了,头衔很多,现在是北京101中学的副校长,行政工作之外,还一直在一线带课。
程翔讲座中有一个点很有意思。
他的课经常有来自天南地北的人来听,他也已经到了家常课和公开课没啥区别的境界了。有次有人听课,一个学生在睡觉,他把学生叫起来,询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学生说昨晚熬夜了。他就心平气和地让学生睡一会儿。下课后,学生对他说:对不起老师,给你丢人了。他觉得没有丢人,就是正常的课堂教学而已,不用表演给别人看(大意)。
想想我们,有学生睡觉,你能这么淡定吗?教室外边随便走过一个人,你就感到心虚了吧,这还不是上上下下的领导来检查你的课堂教学呢。

讲座结束后和听众互动环节也很有意思。
有人问语文作业怎么布置才有效果,程翔分享了他布置作业的情况:同步练习只做课内部分,学完一个单元收上来看看学生做了没有;背诵默写;两周一次作文。就这些,很简单,基本没有课下作业。
有人问到教学中的创新问题,程翔的回答很解气:基础教育阶段扎扎实实教就行了,要什么创新呢?什么翻转课堂、慕课,都是从外国搬过来的,其实就是不自信的表现而已。至于小组合作学习,这算什么创新呢?孔夫子那时候不就是这么学的吗?
十多年前吧,我看到一篇写程翔的文章,里边有他对课堂上多媒体使用问题的看法,也很有想法。
程翔原则上是反对在课堂教学上特别是在语文教学上使用多媒体的,他说,北大附中(当时他在北大附中)的60个教室都安装了多媒体,但他上语文课却从来不用多媒体。
他的理由大体有这么几点:
一是使用多媒体会妨碍教师对教材的钻研。我很认同这点。想想自从有了多媒体,你在备课时是不是偷懒了?有多少人用PPT代替了自己对教材的深入钻研,更做不到把教学内容烂熟于心真正化为自己的东西再传授给学生了。这真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二是使用多媒体会妨碍语文教学本质的体现。语文教学的本性是对抽象的语言符号的自主式转化、加工、理解、内化,而多媒体将文字直接转化成了画面,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抽象的语言符号所拥用的巨大的语言张力。
三是使用多媒体会简化对文学语言的玩味。使用多媒体最致命的弱点,是它简化了对文学语言的玩味过程,使极度浓缩的、蕴含无比丰富的、需要反复咀嚼的、需要极具个性化的再创造的文字语言,变成了明确的、固定的、僵化的、大众化的图像。
当然,程翔也不是一概反对使用多媒体,他反对文学类作品使用多媒体,但非文学作品,如说明文,是可以使用多媒体的,因为说明文要求的是准确、唯一,而不是多种想象。
图片把程翔今天讲座中的一些说法,和他以前关于多媒体使用的看法结合起来,就更有意思了。作为全国语文教育界的大家,他不盲从,敢说真话,求真务实,让人佩服。
他的一些看法说出来能在很大层面引起反响,他的一些做法我们应该也很认同,但是我们不敢说,说了也没人听;我们不敢做,也做不到。比如在多媒体已经成为课堂标配的今天,你敢不用吗?不用你就过不了关啊。
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不够强大,没有能力用傲人的成绩做自己特立独行的后盾,也就别奢谈教学个性了。
但程翔可以。
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周末在家听讲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