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没喂完的那半碗云吞

习惯了日升日落,觉得理所当然

 

故事与事故一字只差,反正离我们很远

 

对父母的爱,来日方长

 

待我工作清闲一点时,一定多陪陪父母

待我不用这么拼命赚钱时,一定多陪陪父母

 

待我忙完这段时间,一定回去多陪陪父母

 

年轻的我们

 

等得起

 

年老又碰上体弱的父母,是否等得起

 

那天

 

只喂了半碗云吞

 

赶火车成了冠冕堂皇匆匆道别的理由

病房门口回头

您高高挥舞的手

眼中那不舍的神色与您嘴上说的快走吧

去忙你们的,不要记挂我

是如此不相符

而我

尽管有那么一刻的迟疑

 

要不要把剩下的云吞喂完

可脚步却走向了过道外

 

 

怎么会想到那就是最后一次看到的不舍眼神

如果

 

一切可以重来

 

如果

 

我能收起自以为是的来日方长

 

如果

 

如果

 

如果

 

…………

 

今天下午的雷声您听到了吗?

 

和我自责悔恨的声音是不是很像

 

今天下午的暴雨您看到了吗

 

是不是和我流在心里的泪一样

 

今天早上,您儿子往返了几十年的回家路,居然走错了路口

 

今天早上,您那个一向开车稳重的儿子,到了红绿灯路口居然踩出了长长刺耳的刹车声……

 

有种自责,能流泪的资格也没有

 

有种负罪,只有自己懂

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随笔/没喂完的那半碗云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