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鸣春夜​

憋了泡尿,本来是计划走到山脚下老高修的那个公厕去方便的。边走边想在这山谷之中,在这月朗星稀的夜,不把这尿播撒在大自然中实在是对不起这此情此景,就浇了浇河岸边的某一棵垂柳。

涨姿势的图片

春夜,渔庄的河谷里有蛤蟆在叫。
公蛤蟆使使劲啊,母蛤蟆咧咧嘴……
酒桌上的流行歌曲顿时在耳边萦绕起来,算是对那蛤蟆叫声的回应。
我想,小蝌蚪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吧。

不按常理出牌的关心妹子从郑州发来一些树和花花草草,桂花、香樟、冬红果、腊梅、海棠,黄金竹、蔷薇……刨坑、栽树、浇水,这几天就光顾忙着弄这些了。

四十二院的左邻右舍也被这些花花草草树树吸引,都说真是好啊。
弄完了这些,也把我们累得够呛。
媳妇说想好好吃一顿,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关心妹妹说不如找个地方吃鱼。于是我们就选择了去高老庄。
别的不说,活水,活鱼,现杀现吃就是跑那么远的足够理由。

八斤半的中华鲟,三斤多的金鳟,被老高整了一个一鱼多吃。煎炒烹炸,皮是皮,骨是骨,肉是肉。
而我最爱,只是那一碗鱼汤,那一份蘸着芥末吃下的生鱼片。

记忆里最深的一次别样体验,那是和晋玉、老马、小路我们几个人一起来这里。那是一个微雪飘洒的初冬,也是夜里。
车灯照亮暗夜里那些洁白的碎片,寒夜里吃一口透凉的生鱼片,那感觉真是酸爽。
当然,那一次我们跑错了地方,并不是在老高这里,是另一家。

高老庄渔庄离市里边算不上太远,几个人坐一车,呼呼地穿过星夜,看那山从两车身侧跑过,看那灯影里的树影婆娑,一路聊着,不知不觉从仲春走向深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蛙鸣春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