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知软饭香

涨姿势的图片
那日,学生问我,吴老师,你是富婆吗?我一抬头,班上那个磨过下颌角的男孩子朝我看了一眼。我笑,我要是富婆,肯定包养你。
小破孩儿跑开,说:“那么我排个号”。
我:这算不算,拿着爱的号码牌?
闺蜜说:“能不能接受姐弟恋?特别奶的那种,可是没什么钱…”
我语塞,没钱,能不能来个有钱,还懂事的。
闺蜜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记得,去日本,在银座,都是剃了眉毛的男孩子,照片被放在写字楼的橱窗里,按一下门牌就可以进去让他陪你,不管是喝酒、吃肉,这个称谓“牛郎”。
可是我拒绝了,因为他们的小费太高了,就像你去白马会所可能还要验资,我摸摸我瘪瘪的口袋,真可能要冒一句holy shit。
现在的小孩儿,三观有点歪,男孩子们拼搏的劲儿差了些,如果有40岁有钱无貌的姐姐。给钱,买车,兴许比女孩子还能软萌香甜。
如果我是男儿身,又在二八年华,我也可以仗着自己的美貌,去依附于一个有权有势的女人。最好是离异无孩,年长稳定。待到洞房花烛的时候,一下子心肌梗塞,老阿姨去了,我就可以继承万贯家财,去赢取我暗藏在西厢房的美娇娘。
近几年选秀节目大热,什么青你、创造营。姑娘们又A又飒,看出来,女人独立在于思想,便是美,男人们的选秀在于,眉毛和眼影的搭配,或者娇羞的叫出“miumiumiu”,我坐在电视机前尴尬,大家在评论区打出油腻,曾几何时,这怪异又宽容的社会变得如此奇奇怪怪。
和闺蜜撒娇,你是富婆包养我,我听话懂事不粘人,出入厅堂自成一派。对于包治百病的这一俗套,我也可以乖乖就范,不就是个貂,香奶奶或者爱马,自己赚钱固然香,有人送礼也很爽,收礼不收脑白金,包包衣服都可行。
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俗气的吴老师,这个时候会不会有男人说我物质。没关系,反正都物质了,那还不如让他们早点看清我的真面目。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什么音,什么手时不时就有歪风邪气的炫富视频,02年的和80年的结婚,生活作风奢靡,让人艳羡,底下一群无脑者追捧,我以为我的三观会抵制,可是三观还是随着五官走。
甚至,我在回想,年轻时候觉悟怎么这么低,醒悟怎么这么晚?
那些拿着高昂礼物追求的年轻男孩子们,在我20岁的时候,我是高傲的拒绝,我以为自己的冰冷可以得到与众不同的关注,结果就是孤芳自赏。
到了现在,就是一个劲儿的自嘲和打趣,好像年少时候的软饭也挺香。巨大利益的诱惑下,解决了生活的烦忧,可以做一个有情怀的山水野作家,丛林大海高山草甸,才是我应该出现的地方。
如今做着不上不下的工作,拿着忽略不计的报酬,看着眼尾逐渐加深的皱纹。
20岁的青春,抵不上30岁的财富的自由,或者那个包养你的男人或者女人,为你一掷千金的豪气。
想想那些个因为车房和彩礼就放弃你的男人,我还真的愿意自食其力,或者,被我闺蜜包养。人性的丑陋就在于,你超越了他的控制,或者踩到了他的利益,甚至动到了他非常在意的蛋糕。
越来越趋近于剩女,社会的讨伐,长舌妇的真理,父母的催婚,都抵不过,你能完全掌控自己的自由。
所以,我觉得吃软饭是个技能,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技能,我归纳了以下几点,欢迎对号入座。
1、超越同龄男女的相貌、身材
2、超级懂得异性的需求
3、无敌有趣还会察言观色
4、成熟懂事不粘人
5、能够提供足够的情绪价值
6、在自己的某一个领域有闪光点
7、有才情,有底气,有美丽
最后,欢迎补充
我吃不了软饭,吃宵夜总可以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年少不知软饭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