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傻(一)

上午商场里人不是很多,袁芳和李响带着昊昊到了麦当劳,俩人点了薯条和饮料,坐在儿童游乐场边上边聊天边看昊昊玩儿。
袁芳的手机响了,是杨志刚的号码,袁芳瞥了一眼李响接起来电话:“昊昊在游乐场玩呢,我叫他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杨志刚疲惫的声音:“袁芳,你回来一趟吧,咱们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
“关于财产分割和孩子的抚养费——”
“是吗?我听说年后房价又涨了点儿,你是觉得八万有点少了吗?”
“你也知道房子首付我妈给出了一万,你不能连我妈的血汗钱也分吧?再说了,房子增值了,我妈出的首付款部分也增值了吧?你不能连我妈那部分也分割吧?”
袁芳一时无语,感觉杨志刚说的很没有道理,却不知道怎么反驳。袁芳知道自己不适合谈这种扯皮的事儿,强压着情绪说:“我带着孩子在商场里,不方便说,你把你的意见发个短信过来,稍后我给你回复。”
李响看着袁芳:“杨志刚?他要跟你商量什么?”
“钱。”袁芳苦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他后悔了要跟我和好呢。”
李响摇着可乐杯里的冰块幽幽的说:“东北有一种动物叫狍子,猎人开一枪如果没打中它,它还会跑回来看看,什么时候被打死了也就不好奇了。所以东北人又叫它傻狍子。”
袁芳傻乎乎的看着李响,半天才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你不傻?”
李响笑着说:“我已经不傻了。不像你,还傻着呢。”
“不是你不傻了,是你遇到的是王永波。他知道你的弱点,所以分手以后不纠缠不联系不打扰。如果他还隔三差五的跟你哭诉一下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烦恼,你不傻才怪了。”
李响笑笑:“是啊。这样看来,爱人最可恨的不是放手,是放手之后的藕断丝连;最伤人的不是背叛,是背叛之后还振振有词跟你算计每一分钱;最让人绝望的不是生离死别,是被柴米油盐消磨的面目全非俗不可耐。”
“知道你为啥嫁不出去吗?”
“说来听听。”
“书看的太多,经历的事儿太少。”
“知道你为啥不幸福吗?”
“不想知道。”
李响看着袁芳无赖的嘴脸又好气又好笑:“我就想告诉你。”
袁芳一脸的讨打:“不听。”
李响笑着说:“有你求着我的时候。”

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到底谁傻(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