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旷野,看冬天的树

远远望去,一溜排落羽杉泼洒着迷人的古铜色,连接着蓝天与清河,在冬日苍茫的旷野,描摹着童话般的色彩。
我从纷扰的市井走来,刚被熟人的话噎住,被一些俗事困扰,寒风皴裂了手,带着俗世的习气,这一刻,被落羽杉浓烈的古铜色感染,心,被融化了,便觉得尘世一切可亲可爱起来,那些磕绊,琐碎,不如意,如同寒枝历经之后便春暖花开。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雪霁后的树林,残雪痕迹斑驳,逆光中,闪烁着刺眼的白光,衬得落羽杉熠熠生辉,林间升腾着暖色调的光影,连我浑身上下也泛着暖暖的古铜色彩,无与伦比的美。
脚底厚厚的一层古铜色叶,或埋于白雪下,或敷着淡霜,或滚着清水珠;躺着、立着、斜着;拥着、抱着、牵着、拉着,落姿百态,容颜千媚,表情万象。羽毛形叶片,玲珑精巧,堆积着、铺开去、冰冻的地面,延伸着油画般的暖色调。走在上面,软软的,枯草干燥的清香里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像夏天的毛毛虫在梧桐叶上爬行的声响,微妙而生动,充满了大自然的乐趣。厚厚的落羽杉叶像暖和的被子,掀开可以看见许多绿色的野草,婆婆纳、蒲公英、蓬蒿、甚至还能看到清瘦的野花,这些有趣的灵魂,时刻保持着春天的气息,让人欣慰。我走到一枝低矮的放着金光的落羽杉枝下,想微距看看,“簌簌”又“簌簌”,趁我不注意,好几枚叶飘下,落我发间,脖子,羽绒服帽子里,脚尖,好朋友一般,是那种见面不分彼此,见对方身上服饰好看就要立马穿试试的朋友,十分亲密无间。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这么说来,我看上了落羽杉迷人的古铜色。我原本不喜古铜色特别不喜欢这样颜色的服装,买过一件古铜色衬衣,从未穿过,总觉得俗不可耐,又老气横秋。看着落羽杉玉立亭亭,袭一身古铜色装,临水照影,于凌冬呈现出独有的斑斓,如此醉人。我后悔没有穿那件被我嫌弃的古铜色衬衣,想想适合冬天穿,黑色羽绒服领口露出古铜色衬衣领,一定经典的、文艺的暖意的,有着落羽杉叶的气质。
涨姿势的图片 第3张
我在落羽杉树下快乐地虚度了不少时间,追着一只黑色鸟走到枇杷林,只听林中鸟鸣涌起,见不到鸟。枇杷树最不怕冻,隆冬不凋,叶片肥硕厚实,堆翠披绿,似穿了皮袄,在一场雪前花落,正在做果。枇杷花果皆经雪霜打压与滋润,吸天地精华,集各种水果美味于身,古老、诗情,是文人雅士爱写爱画又爱食的雅物。

出了枇杷林,树影萧萧,寒风荡枝,落光叶子的树枝骨瘦伶仃,透出远古的蛮荒味,以及简笔画的写意。曲弯、婉转、垂直、交叉,直戳苍穹,露出每种树本来的曲线美。一笔一画,简洁明了,自自然然,又笔耕匠心。老槐姿态苍劲,粗犷;榉树画功细腻,柔和;柳枝线条曼妙,风情万种;构树墨迹粗犷,旷达;乌桕笔尖妖娆,婉转;白杨画影豪迈,坚硬……那些天然匠心的线条上点睛之笔,密密的饱满的黑点,我以为是冬树藏果,饱满结实,当我脚步悉索靠近时,那些静默的黑点呼啦飞起来,落到更远的枝梢,那画面,像忽来阵风吹落花瓣,美而即逝,捕捉不到。原来是一群黑色鸟,聚集在枝,晒太阳,被我扰到。其实,冬天的树,气势里充满了生命的活跃。

阳光照在树身,树影散在地上,青苔茵茵,稀疏有致,枝缝看过去,苍凉的水边,野草结霜,薄冰发光,一只白鹭挪着雪白的身子,像在水一方的美人,左顾右盼。我穿过五角枫树,想靠近这只孤独而优雅的白鹭,碰到草稞,有草籽在寒风种掉落,发出声响,灵敏的白鹭发现了笨拙的我,打旋飞向远处的芦花丛,这时,我看见了一群白鹭,在水岸缩着脖子晒太阳,像一朵朵白荷开在萧瑟的枯草丛,冬天旷野的味道深深,唯美,我觉得我遇见了旷野的奇观,庆幸自己没有宅在家里猫冬,行走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啊。我悄悄向对岸的白鹭走近,刚走到河坡,又被发现。它们齐刷刷展翅优美地飘飞、驰骋,云朵般飘向更远的芦苇荡。它们干净,敏锐又警惕,让人感到神秘魅惑,始终无法靠近,它们把自己交给旷野,体会着无边的孤独与清幽。
涨姿势的图片 第4张

感动于冬天褪去浮华的树,现出筋骨脉络,清爽干练,不遮人目,方才见得远方白鹭放下清高缩颈晒太阳的烟火画面。
再前行,看见黑色鸟欢快地啄食乌桕树籽,树杈上架着圆硕的鸟窝。记得哪篇文章里写到:鸟窝是树上的村庄。我像个冬野的独行者,人烟稀少的旅途,遇见了万家灯火,很温暖的,到家的感觉,倍感慰籍人心。而乌桕果如白梅开,蓝空相衬,碎白,净蓝,透出原始的天真,气质里有秋冬的清澈如水,也有春秋的芳华与热情。我想说,冬日的乌桕树,好美。
涨姿势的图片 第5张
正走在白果如梅花的乌桕树下,闻到清冽的花香,不用看见便知这是蜡梅花香,远远地看见数株蜡梅树,虬枝散开,展枝枝蛋黄小花,是旷野一首清雅的诗词。
而远处的桃林,密集成片,成林,站在坡上望去,枝杆冻成紫红,泛着紫红色的雾,飘渺,梦幻,初次发现无花无叶无果的桃枝,也是极有韵味的。
冬野漫漫,长风浩浩,看不尽的树,它们描不尽的简笔画,心居开阔,只要细细看,所有的枯枝,都藏着稚嫩而顽强的芽尖。于冬天的树审视生命的丰盛与寂寥,枯萎不是真枯,枯萎是春天的母亲。
涨姿势的图片 第6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去旷野,看冬天的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