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泞满地(四)

    袁芳把自己的东西归置到墙边,剩下的收拾起来。昊昊跑进来:“妈妈,我饿了。”

袁芳看看天已经黑了,自己奔波了一天,又跟杨志刚母子斗智斗勇早就筋疲力尽,实在不想做饭,想了想:“妈妈给小李阿姨打电话,咱们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

昊昊问:“是去吃麦肯基吗?太浪漫了。”

袁芳拿起床头的分机电话准备拨号,电话里传来婆婆的声音:“连孩子都不要的女人,太冷血了,简直就是冷血动物!我就跟你说:你太老实,当初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这个袁芳不简单。什么赠与协议?你看见了?让她拿出来她奶奶的赠与协议看看,到底怎么写的?凭什么咱们家的房子就是婚内财产平均分配,他们家的房子就是她一个人的?”

袁芳忍不住冷冷的说:“凭什么?就凭《婚姻法》;就凭我奶奶做了一辈子法律工作阅人无数,给我考虑的周详;就凭我结婚这么多年拼死拼活的为这个家操劳,把所有的钱和心血都花在这个家里了。”说罢,放下听筒。

温暖的餐厅里弥漫着薯条炸鸡的香味,点缀着圣诞装饰播放着圣诞歌曲。

小李还不知道袁芳要离婚的消息,满以为袁芳找她来是吐槽单位的事:“袁姐,咱们对面的新商场要开了,这几天他们准备要招人,你去应聘吧,怎么还不给你一个营销总监。听说他们的工资比咱们这儿高多了。”

“我在省城找到工作了。”

“啊?那姐夫和昊昊怎么办?”

“我等三月一号幼儿园开学就接昊昊过去。杨志刚要跟我离婚。”

“你俩咋又要离婚?”

“还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小梅。”

“她这次又闹啥幺?”

“怀孕了。”

“这可难办了。姐夫啥态度?”

“给我拿出来一份离婚协议,条件苛刻的,恨不得让我净身出户。我不急,杨志刚提的条件不满意我不签字。”

“这个杨志刚,真是榆木脑袋,这么好的媳妇孩子不珍惜。”

“没办法,这个女人是他的初恋,念念不忘十几年。开始时这个女人利用他找他办事儿,后来觉得杨志刚人模狗样单位也不错穿的也不错兜里总有钱,干脆离了婚等他。我婆婆是个搅屎棍,就怕儿子对媳妇好,就想跟媳妇竞争一下在儿子心里的地位,又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儿子白白便宜了我心里不平衡。”袁芳看了看,儿子还在儿童游乐园里搭积木,“我当时刚休完产假在咱们单位竞争销售科科长的职位,你也知道我一个外地人没根没靠的全凭自己奋斗。每天在单位面对的是虎豹环伺的商户、同事,回了家还要面对如狼似虎的婆家人,哪句话说错都有人跳出来问责,哪件事做的不合适都有人挑错。我就象怀抱阿斗的赵云,环顾四周没有战友都是敌人。”袁芳擦了擦眼泪。

“袁姐,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了,你是真能干真坚强。”

“不能干又能怎么办?不坚强软弱给谁看?”袁芳指了指餐厅里一个嚎啕大哭的孩子,“有人疼的才会这么哭,没人疼的人哭给谁看?”

小李默然。

袁芳笑笑:“杨志刚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儿子,现在肚子还有一个,加上昊昊,三个孩子,光养孩子也够他受的。他以前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我按进价给他买的,以后这项福利是没了。”

“那个女人是干什么的?”

“在保险公司做业务。”

“卖保险的啊?”小李撇撇嘴。

“别,你姐姐我以后也要卖保险去了。”

“你去保险公司应聘了?”

“差不多,省投资公司下面的一个公司,主要给企业发债、辅导企业上市,这块业务我估计是接触不上,我能做的就是销售基金和保险。”

“我以后有钱了就全让你给我做了理财。”

“好啊。”

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泥泞满地(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