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肉月饼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朋友前几天去上海了。
她打电话说在酒店旁边发现了一家点心店,门口总排着长长的队,她忍不住好奇,绕到前边一看,原来是卖刚出炉的新鲜月饼的。她“切”了一声,心想月饼有什么好吃的,高糖高热量,还硬邦邦的,口感也不好,至于排队吗?
可是,一连几天从门口过,那个队伍都没见短过。她就有点疑惑了。
现在这个年头,排队已经很少见了,能一直这么排着队,说明这家店一定有不寻常之处;排队的人很明显都是上海人,一开口就“阿拉阿拉”的,本地人这么推崇,说明这家店一定有自己的高明之处。而且,朋友老文青的特点也跳出来说话了:上海人很讲究的,那个谁谁谁的小说里不是写过上海落魄的大家闺秀,天天穿旗袍,画精致的妆容,还在一个蜂窝煤炉子上烤出了精致的点心吗?人家那追求,岂是我们这些粗糙的北方女汉子能想象的?
那……要不要尝尝?
当然要!
朋友排在了队伍末尾,手里拿着一个电子书,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结果呢?滋味到底如何?朋友没说,卖了个关子:等我回去,给你带几块尝尝。
于是,我就在中秋的前一天,收到了朋友送过来的一盒点心,不对,应该叫月饼。
也不怪我叫错。我见到的月饼都是装在高大上礼盒里的,盒子有铁质的,就是纸质的也都沉甸甸的,有相当的分量。打开来,里边用丝绸铺底,分成九个格子,八个独立包装的月饼就雍容华贵地各居一格,中间那一格留给切月饼的塑料刀叉。
每次看到刀叉,我都恶作剧地以为,这不是商家的善解人意,而是他们知道自己的月饼太难吃了,一个人即使鼓足勇气,也绝对难以解决一个,只好切开,让几个人共同对付了。
当然了,在超市也见过散装的月饼。散装的月饼包装再简单,那也是一个个独立躺在塑料壳里,外边还封个塑料袋,还少不了一小袋干燥剂。
可是,这来自上海的月饼,外包装就是一个特别简朴的纸盒子,打开来,小小的纸盒里竟装了九个!纸盒里也有纸做的简易格档,每个格档里装了一个躺在纸杯里的半裸的月饼。这种包装让我想起了常见的蛋糕,所以我脱口叫出点心来了。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跟我见过的华而不实的月饼相比,这盒简易月饼倒深得我心。
我先深吸一口气,低头使劲闻了闻,嗯,好像也是蛋糕的味儿。
我就近拿了一个,轻轻咬了一口。酥皮太酥了,千小心万小心,衣服上还是撒落了几片,我赶紧拿一张餐巾纸接着。
咬到馅儿了。我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仔细体会舌尖上的味道。有点甜,有点咸,还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这是什么馅儿?说陌生好像又有点熟悉,说熟悉又似乎挺陌生。五仁?不是。豆沙?不是。椰蓉?不是。蛋黄?也不是……这到底是什么馅儿的?
我又轻轻咬了一口。慢着,好像……好像和火腿肠的味儿有点像?对了,难道我遭遇了肉月饼?
我又咬了一口,这下能肯定了,果然是肉月饼!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肉月饼,好像也不难吃,起码比什么五仁的强太多了。
老早以前我就知道月饼、粽子的南北之别,也曾经吃过肉粽子。老实说,不太能接受,觉得还是豆沙和红枣的粽子好吃。至于月饼嘛,常见的已经那么难吃了,肉馅儿的就连想都不敢想了。
没想到第一次在这种情形下无意中吃了一块肉月饼,我竟觉得在月饼里边,除了小时候家里自己做的芝麻馅儿的月饼(可能叫馅饼更合适),这是最好吃的了。
幸亏我事先不知道是肉馅儿的,否则,估计我连尝的勇气就没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鲜肉月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