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风俗:儿子结婚闹爹娘

每年的国庆小假,都是婚嫁的高峰期,也许,在中秋月圆之时,人人都期望“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对于一个家庭,能够在收获的季节再收获一份美满的婚姻,添人进口,那可谓喜上加喜。
虽然,现在的儿女婚姻,都是自由恋爱的结晶,但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为了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尴尬婚礼办得热热闹闹,就有了“闹新房”的举措,喻为借大家的智慧,用欢乐喜庆的手段,演绎“三日无大小”的习俗,促进一对新婚人能彼此了解,把一家人日后“酸甜苦辣”的生活常态,用诙谐、幽默、嬉闹的方式排解成“幸福、友好、忍让”、和睦相处的新局面。这也是每个新婚家庭最为热闹,充满喜庆的一瞬,彰显了平日家族成员接人待物、性格豁达粗小的最好验证,同时也在考证着新婚夫妇面对亲朋友人、邻舍同事各种诘难的应变能力。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虽说国人有着“十里不同俗,五里不同音”的特色,而在汉中,秦岭西南边陲一偶,一个汉文化的古城,一个集结了秦风、羌习、川俗、楚韵的水乡盆地,却有着“儿子结婚闹爹娘”的风俗。
结婚当日,不管你是中式婚礼,还是西式的场面,亲朋好友们因为大多都是父母的交际圈或乡亲相邻,为了彰显主人的身份,以及日后在家里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尴尬常态,慢慢地融为一家人,总会有磕磕绊绊和说不清的情感纠纷。日月天长,也不知从何时何地演绎起,在婚嫁的这一天,人们关注、调侃的却是新郎的爹娘。
首先,友人们会给新郎的父母准备一套特殊的装备服。有诗为证:
公爹——
头戴朱纱帽,身穿大红袍,七彩涂成花脸猫,好似“糊涂县官”访民间。锣鼓喧天,唢呐长鸣,迎亲队伍到,五里长亭处,道路中间扎一势,威风凛凛,分不清李逵与李鬼。
远看近瞧,脸上堆满笑嘻嘻,扮成舞台“小丑”样。近前细端详,保你张开大嘴笑哈哈。县丞纱帽歪斜戴,一翅高来一翅低,上面粘上百元钞,头顶再贴50票,明明白白告看客,今天我就是个“二百五”。你说他笑儿童闹,保重今天不生气。
大花脸,笑嘻嘻,朱丹染得脸腮绯,锅灰描成黑眼眶,胡须倒插翘脸端,额头一团无名火,猩红嘴唇翻又番,众友一看就知我“烧火佬”偏好偷嘴吃(看过红楼梦的人都明白,就是“扒灰”)。
大红袍,身上披,前胸描绣“鸳鸯交颈戏水图”,后背镶有“凤求凰”,眼见新婚儿媳爱缠绵,我老公公看了好着急。左手扶着旱烟袋,右手提双水胶鞋,腰上还插一烧火棍。提醒我老公公时时别忘“拔灰烧火”补虚空。
再看公爹身边公婆这身靓装:不管你平日多端庄淑婉,风韵妖娆,今天就是一个讨人嫌的“多事婆”,专给儿媳妇做陪衬。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且看好一身打扮,画成阎婆来窜亲,宛如幺娘跳大神,红袄袄,绿裤裤,手上摇个粉扇子。脸红红,嘴红红,鼻间画个小痦子。睁只眼,闭只眼,耳边挂个破镜子。后背一对布娃子,前吊一个奶瓶子,三步摇一摇,五步扭一扭,羞羞答答跟着老公的脚步子。
这种喜剧性的装扮,经常搞得公爹公婆哭笑不得,但大家似乎觉得很开心,有些地方还会有更流俗的做法,例如,老公上树、裸体迎送,架子车接新娘或更加奇形怪状的服饰。总之,除了少数人的恶搞和不怀好意,大多数人意喻新郎一家,必须珍惜疼爱新娘子,需要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把新娘娶回家。
一般,迎亲车队刚到半路,就会被众人拦下,新郎抱出新娘,放进花轿,先由新郎家族中的一些叔伯辈人员抬起花轿,花轿要抬得颠簸起伏,左晃右摆,使新娘在花轿中无法坐稳,不得不龇牙咧嘴,这才会有了逗乐的趣味。就像《红高粱》中的抬花轿桥段,敲敲打打,喜乐欢笑,新娘常常会急急地跳出轿子,就会被众人按住,枷扶到公爹的后背上,要求老公公背着儿媳向家走。
捣蛋调皮的友人们会想出许多流俗的话或毫无顾忌的行径,调侃起儿媳与老公公的玩笑来,演绎“三日无大小”的习俗,这天新婚家的人是千万不能发怒见怪的。有时会有人在老公公的鞋里装几粒小豆,有些还会摸一下新娘的屁股,问老公公的感受,时时引得众人大笑。
迎亲的场面好不热闹:
背一程,歇一程,众友陪着笑一程,儿媳妇脚跟一落地,公婆就得派送红包费。
亲友笑弯了腰,老公公累得腰着地,左拉拉,右扯扯,急坏了傍边的新郎蹦蹦跳,抓耳挠腮不知后头还会怎么闹。
到了大门口,爷俩交手组成新花轿,蹦蹦跳跳抬起新娘向家跳。进得洞房门,新郎终于抱得新娘滚新床。但见花生糖果撒上床,预祝新人早生贵子鸾凤鸣。
随着“创建和谐社会”的一系列举措,这种“儿子结婚闹爹娘”的习俗越来越少。记得很早以前,在接新娘的嬉闹中,有人偷偷地拧了一把新娘的屁股,而新娘以为是公爹猥琐她,跳下公爹的后背,当众给公爹一个耳光,造成了婚礼的当晚,公爹上吊自杀的悲剧。还有的人,不知道他人的身体状况,过度恶搞制造奇异效果,造成新人昏厥或家人失恼的不愉快场面。这两年来,参加了无数的婚礼现场,这种局面已经慢慢淡出,人们都清楚,凡事适可而止。
不过,婚礼上,由司仪用语言制造的调侃热闹,还是有增无减。昨天去参加朋友一场乡办的婚礼宴,礼炮齐鸣之后,西装革履的司仪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大家逗引地哈哈大笑,掌声雷动。他用风趣幽默的地方语言,戏说新郎新娘的罗曼史,调侃着公爹公婆,又有打油诗一首:
新娘——
羞羞答答叫爹娘,
一声慢,二声娇,
送上茶水笑呵呵,
三声响,四声脆,
嗲声嗲气拜公婆,
换来一个大红包。
人生本是一场戏,
情深意切乐融融。
拜完天地进洞房,
公婆跑进后厨房。
一桌吵,二桌闹,
三桌把酒唱欢笑,
谢亲朋,答好友,
老公公还得背着儿媳逐个把酒敬。
日偏斜,客散去,累得老公公爬在厨房只会傻傻地笑。这种“儿子结婚闹爹娘”的习俗,在汉中已沿袭久远,虽各有千秋,但手段相似,其真正的目的,也是为新人纳福,给新家添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汉中风俗:儿子结婚闹爹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