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盘子

涨姿势的图片

摸习惯了圆圆、滑滑的算盘子,看见野外的算盘子树,也是很亲切的。那些红红的果实,实在和算盘子是一模一样的。
爸爸常常在衣板上打算盘,算盘子拨得叭叭响,好像在唱歌。每次给人做好衣服算账的时候,爸爸都要拨拉一阵子算盘子。我在一旁看着,非常羡慕,要是我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打算盘就好了!
不过,我可不敢说出来,我怕爸爸,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好在数学老师教珠算了,要大家都学会打算盘。老师教了三十六遍之后,我就每天都把爸爸的算盘从墙上取下来,搬到桌子上,练习三十六遍。我觉得自己越打越熟练,越打越快,算盘子在我手上也唱出歌来了,我心里默默念着,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除二,四去六进一……妈妈就坐在旁边纳鞋底,不管我在干什么。
我把算盘子树的果实一颗一颗摘下来,放在掌心细看,仿佛马上就可以串在一起打算盘了。阳光很好,空气中游动着小小虫子和蜘蛛的丝,我把算盘子抛起来,又逐个接住。哎呀!掉了两个!哎呀!掉到刺丛(蔷薇丛)里去了!再摘两颗吧。
这时,听见一个小伙伴的笑声,你要吃小南瓜吗?摘那么多。
什么小南瓜?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从哪里走来的小伙伴,我摘的是算盘子!
你摘的是小饭补(南瓜)。小伙伴说。
不对,我摘的是算盘子,我说,你看,像不像算盘里的算盘子?
你才不对,小伙伴说,你看它们明显就像饭补,肯定是小饭补。
听了小伙伴的话,我觉得手中的果实也确实很像饭补。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就说,谁告诉你它叫小饭补的?
我爸爸。小伙伴说,
可是我哥哥说它叫算盘子,我说,到底谁说的对呢?
肯定我爸爸说的对。
我哥哥说的也对,它确实像算盘子啊!
我爸爸对。
我哥哥也对。
不,你哥哥不对。
不,我哥哥对。
……
我们声音越来越大,小伙伴的脸都红了,我的脸也红了吧?
不跟你玩了!小伙伴说。
稀罕!我回答。
你气死我了!
你才气死我了!
……
我就把手中的算盘子往小伙伴身上砸。他大喊大叫,也摘算盘子砸我。
算盘子太小了,又很轻,砸在身上一点都不疼,砸在脸上都不疼,连砸到眼睛都不疼。我们气呼呼地各自回家了。
妈妈见我气呼呼地,问我,瞎眼崽,怎么啦?在外面斗闹(打架)了?
妈,我气呼呼地指着掌心的算盘子说,这个叫什么?
算盘子啊……
可是刚才有人说叫小饭补……
也可以那么叫。
我也觉得可以叫算盘子,也可以叫小饭补,可是刚才有人说算盘子叫错了。
那你让他好了,妈妈说,他不知道也可以叫算盘子,又不是你的错,你用不着生气的呀!
对啊,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生气呢?可是,我还是有点生气,我想,叫算盘子不是更好吗?和我打的算盘就是一模一样的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算盘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