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静湖 国际政治学第一讲

涨姿势《论俄国革命》的图片

许多次的国际政治学都是从德国革命家罗莎·卢森堡(1871——1919)讲起,温柔细腻的女子,暴力革命的倡导者,死于暴力革命之被镇压。她却是较早反对俄国十月革命的人。在《论俄国革命》中,她讲道:没有普选权,必然走向官僚专政,暗杀将反复出现。

等等,普选权有了啊。在俄国也早就有,上世纪90年代就有,然而,最近俄国的反对派领袖不明不白地死了。

一百年前的政治理论,越来越解释不了现实。特朗普、蔡英文,上来了就别想换。连日本首相安倍明显是重病,却不肯主动辞职。俄国有宪政、有选举,却没有领导人更替。世界上有二百多个国家,几十种选举制度。

白俄罗斯也是个谜:卢卡申科,苏联的遗产啊。自称改名为“白罗斯”,但似乎中国人记不住。我忽然想起那个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本来是演员,演总统,后来搞政治,竞选当上总统。挺了这么久,没被搞下去算不算成功?

不容易,现实中的各级领导都不容易。特朗普、蔡英文是咎由自取,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不容易。

想招吧,按照意大利思想家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里为我们指引的方向:阴谋诡计。

说到这里,我不禁感觉自己有点“政治学不可知论”的味道了。历史学不可知,政治学不可知,哎,眼前的灯光和书本是柔和的,疫情是冷酷烦人的。明知山有虎,课上好好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秋之静湖 国际政治学第一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