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大唐

涨姿势的图片
隐隐约约落下些雨丝,给骊山罩上了一层薄纱。

今人为此地的大唐盛世宫廷场景勾勒了许多壁画。

唐代的皇族里存留着非汉化的血脉,从正统汉文化的承继来说,唐是个异彩纷呈的朝代。
它不是集大成,而是大融合、大丰富。

你若是展开来看就非常奇特,元、清这样的非汉人统治的朝代,正统汉文化的承继都要比唐强烈得多。
所以只有在唐代出女皇帝,也只有唐能出女皇帝。汉刘邦的老婆吕后不敢,更牛的把皇帝小儿捏在手心的慈禧太后也不敢。

唐是中国女人最风情、最勇于表露美丽或曰性感的朝代,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开放。
或许正是如此,唐诗才最瑰丽、最灿烂。

没有哪个朝代,皇帝敢把儿媳妇纳为己有,只有唐敢;唐玄宗与杨贵妃的事情,无论以那个标准看,都是汉文化极其排斥、怒目的乱伦之举,但在这个朝代,它不仅被包容,而且被文人演绎为“长恨歌”,成为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

真真不可思议。

诗歌写实并不乏见,但像白居易《长恨歌》这样,让一首长诗成为后人解读一段真实的历史的路径却是非常罕见。
直到现在还有人大谈唐玄宗是个专情的帝王,一生宠爱两个人,一是武惠妃,四十岁病死;再就是他与武惠妃的儿子寿王李瑁的妃子杨玉环。

就连自视甚高,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都略输、稍逊了的毛泽东,也留下了《长恨歌》的书法作品。
能想见这位湖南农家的儿子,对唐玄宗与杨贵妃这段往事的倾慕。

看历史的人,都会了解这位前半生敢作敢为、雄才大略的李隆基,其实并不是个专情的种子。
他懂音律,喜音乐。
据说有个叫做念奴的歌妓不仅有姿色,而且十分善于唱歌,没有一刻离开唐玄宗的左右。每次执板唱曲的时候,一双妙目左顾右盼。
玄宗对贵妃说:“这个女子过于妖丽,眼色媚人。”当念奴啭声歌喉的那一刻,声音好像钻出了天上的朝霞,虽然钟鼓笙竽的嘈杂也不能使之逊色。因而宫妓当中玄宗对念奴最为宠爱。

也不惟念奴。
有个叫永新的宫妓善于唱歌,玄宗也是倍加惜爱,玄宗常对左右说:“此女一歌价值千金。”

这位帝王也确实了得,他听乐队练曲,谁错半个音他都能听出来。
所以梨园弟子到现在都认他为祖师爷。

华清宫里,有一些非常有趣的记录唐玄宗音乐爱好的历史遗迹,尽管是重修的,你仍然能够想见这位当年帝王的风流倜傥。

如今排演出的舞剧《长恨歌》,是一部文人的长篇叙事诗千年浪漫的回响,想想都觉得太潮了,大唐的一位皇帝,舒展出双臂,飞来飞去。

汉人最被尊崇的文化皇帝,要么是写几首好诗,要么是琴棋书画不输历代大家,小玩几下把江山也丢掉了。
唯有唐,也唯有大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不可思议的大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