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房记

“喂,老刘,挖掘机开来了,你快通知大牛到旧房配合拆房!”一听是高村长的电话,老刘回答知道了,随即拿起把伞走进蒙蒙的细雨中。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挖掘机司机是个二十岁左右年轻的小伙子,后面跟着位五十多岁的瘦老头,他是拆房包工老杨,今秋看好政府危房折添的机遇,找关系包揽了这笔生意。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掘挖机刚开进村路就被村民老五拦住,“停下,停下,这么大的铁家伙敢在村组路上行驶!”挖掘机只好停下。老杨赶紧上前拿出“芙蓉王”,边递烟边温和地央求:“村长让开过来的,今天拆你组上的土坯房,支持一下,支持一下……”

“你拆房我不管,我们这条路盼了十几年才修成,质量又不行,压坏了你陪不陪?”

包工头难为情地边发烟连边说好话。老五不理不睬,这时又来一妇女,“哎!我那场面才打的也不能过!”包工头只好给老刘打电话,正好老刘来了,老刘看着老五挡车也并非无道理,才说:“让他先过……”话音未落,老五指着老刘嚷道:“拆房给你们分多少钱,老板给你几条烟?”一句话气得组长老刘不言不语了。

他不得不尊重村民意见,既要保护路,又要抢时拆旧腾退。现在要立即到现场去动工,迟了又怕大牛转把了咋办。老刘只好给村上打电话,支书和村长到镇上开会去了,听说今天去要挨批评,正是因为该村拆房不力,动静不大。还有几十户该拆的没有拆除。

陕南的七月阴雨连绵,眼看到月底了,任务还完成不了,包工头也搁着机械干急,咋办呢?

还好,一小时后村长支书来了,好说歹说也不顶用,后来许了老五一个愿,“冬天计划把这路延伸100米直到你家门上,现在路过各家场院采取些安全措施可以吗?”老五半信半疑地站起来把高村长点燃的香烟猛吸一口,扭头喷着浓烟说:“冬天不修路再说!”

挖掘机开到大牛家的老旧房要经过四户人家的场院,磨搁了两个小时才达成协议,最近找几皮木板边铺边开车,生怕压坏人家水泥场面。

这时大牛脸黑的包子一样,对村长说:“冬天我们自己拆行吧,现在房里放的木头、家具、粮食弄出来雨淋着,我一个人咋弄哩!”说着坐下低头抽烟。

雨依然下个不停,村长想了想说:“俺们都动手给你搬,不然你的房是拍照后入了电脑的,县上拆建办有档案,这回可有时间限制,不拆了是你失信,我们也没法交待,你看家家新房,就这烂房摆在这儿确实影响村容貌。”

大牛听了啥说不说,生气地去拆房上的电线,说明勉强同意了。挖掘机在房后墙挖了个洞,支书村长组长包工头一齐进去搬东西。

机械就是厉害,不大会工夫三间土坯房终于给拆平了。

接下来要去拆三顺家的旧房了。国家帮扶他修了一层楼房,那几间破屋未拆就垮塌了许多,按上面规定不准私自拆除,生怕出现危险事故。但机械过去却要经过一段林木夹道的路,挖掘机试着往进去开,由于路不够宽,一不小心压断了一根小杨树。消息真灵通,树主人把电话立即打到老刘手机上,厉声问道:“你这个当干部的不为群众操心,拆房积极得很,看着伤坏我家的树木,怎么办?”电话里尽是那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声音,老刘即对司机说:“你再不小心,一切损失自负。”

老包工耍滑头不见露面,司机板着阴沉的脸刹住车下来侦察一番,然后上车就往后倒。

这时包工头老杨从远处飞跑过来连忙阻止:“嗨!嗨!嗨!退了干吗?”司机一言不发只管倒车,退出林子才回敬一句:“日狗哩,干这下贱活,你重找人吧,我哪里挣不到钱来干你这臭活!”老包仰着被雨淋湿的脸庞,伸手递烟上去,那司机看都不看,把车一个360度旋转轰轰地开走了。

这时的雨象开玩笑似的越下越来劲,几个参战拆房的人们淋得落汤鸡一样,弄得狼狈不堪,大雨中你看我,我看你,哭笑不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拆房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