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树湾,魂牵梦绕的故乡

城市住久了,那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海市的喧闹,满眼的繁华,已经失去了当初的新鲜。很想回归寂静的山村,享受那纯天然的田园生活。放松紧绷的神经。江树湾,难忘的故乡呀!我又回到了你的身边。那些关于古老的传说,隐伏在泥土里的故事,被风吹的烟消云散。抬头仰望篮天,忘却一切烦恼。林涛如远古的歌,打破丛林的幽静,随之而来的是穿过林间的风,眼前的一切即熟悉又陌生……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惊醒了山林的梦。林中的小路,我已经走过很久很久,又一次漫步在你的身旁,路边的野花依然艳丽,山上的松柏依然挺拔苍翠,只是比过去更高更密。在流逝的岁月里,我曾不懈的试图去找回遗落在这里的记忆。那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延伸到丛林深处,扑朔迷离的幻境中,仿佛又见到了那个拿着弯镰的我……悬崖边,那一蓬蓬长长的垂掉下来的龙须草在对我微笑,我深情的用手摸摸它的秀发,怀视周围,当年那一片片曾经陪伴过我的龙须草,却已悄然不见,显现在眼前的是陌生的被更新换代的中药材黄姜……
半山腰,那个关于狐仙传说的洞,那个关于长毛传说的洞,已经永远埋藏在地下,在岁月的变迁中,消失的渺无踪影。还坚守在原地的,那座已经破败的,陪养过几代山里娃被淹映在绿荫里的学校,它骄傲的依然站立在山头,看那白云间,一群群展翅飞翔的鸟,飞过高高的山脊,飞上篮天……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翻过一座山,又翻过一座山,站在马道梁上,放眼远眺,那半坡的玉米地里,一排排,一行行亭亭玉立的玉米,就像学校里的小学生排着整体的队形,正在接受老师的检阅。一洼一洼的稻田里,绿油油的秧苗正在拔节,只见青蛙在水里扑腾着,一声连一声呱呱的叫,勾起了我紧固不住的思绪。那轮廓模糊的画面又展现在眼前!
稻田中间,插秧的人排成一排,倒退着走,一手拿秧苗,一手分着插。眼前的一幕唤起了我对一段久远往事的回忆……那是我刚从平川来到山区,这里山高林密,上山羊肠小道,下田水深泥烂,看着别人插秧,我想,在平川,我插秧是老手,但这里烂泥没过膝盖,很想试试身手,就下去插起来,没想到插的又快又直,大家还让我在空田里插梁,我欣然应允,时近中午,头也不回的我,只顾忙着低头插秧,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一条肉哝哝的大蚂蝗钻进了腿里边,我用手恨劲一拍,它不甘心的掉了下去,大家洪笑起来,说:蚂蝗饿了要喝血,人饿了也要吃东西,该歇歇开餐了,像变戏法似的,有人从秧苗底下,掏出一个又一个的青柿子,大家一哄而上,抢了起来,拿到山根下泉水边,清洗干净,在这饥渴难耐的炎炎烈日下,咬一口,酥脆密甜,爽到心里去了……

 

隆隆的雷声,惊醒了我的远梦,霎时,闪电划破云层,响雷滚过山头,朦胧的雨幕,遮挡住了眺望的视线。山坡下,一个故人挖好的窑洞,刚好能避雨。这阵雨,来的快,走的也快,一会儿功夫,一场雷雨退去了。微风吹来格外的凉爽。瓦蓝瓦蓝的天空,一道五彩的虹挂在了天边!魂牵梦绕的故乡呀!有苦有甜有回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江树湾,魂牵梦绕的故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