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连枷情结

秦岭南坡天台山脚跟,有座大山叫大光山,光山的东边就是钻天坡。我经过钻天坡的次数很少,一次是到大石头捡干梢,另一次是去天台山背后陡坡根哒挖连枷条。简单说说那次跟着大哥去挖连枷条吧。
连枷是一种把带跟的竹条用牛皮绳绑结的三尺长、五寸宽,附加着七八尺长竹竿手柄的拍打结籽农作物的器具,在前些年机器脱粒不盛行时,家家都使用的。挖连枷条是很少有人做的活路,一要有离山迫近的地理优势,二要有会编结连枷的技艺。我的父亲,两个哥哥都会制作连枷。

涨姿势的图片

采挖连枷条时间一般在三四月份的春末。只需带利镰刀、板面较窄的镢头或者洋镐,干粮和饮水,至于尖担、竹峣绳索都不需要,到用的时候可以就地取材。一行几人(因是深山,不敢单人独往),到达选定的坡场,寻找发现毛竹密集茂盛处。有经验的人,专门选取中指食指粗细的经年以上的松花竹,刨开竹根附近浮土,用镢头把竹子连根挖出来,摆放或者抛扔到显眼处;达到一定量后,再用利镰打理竹条,一般是先柯掉竹条上的枝杈,再把竹条根部立地,上梢达到成人的皮带或者肚脐窝处,在附近有竹节处截断;如此方式连续累加,直到达到一担的足量。另外从身边割取数根细长的竹条,现场拧制成竹峣,用来捆绑连枷竹条,再就地砍下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棒,中间刮削出受肩的平面,做成简易的尖担,挑扎上连枷条担子,就可以回家了。
把连枷竹条担回家,还要做更加细致的处理。晚饭后,趁着竹条活泛,在春日傍晚的氤氲气息里,或者晚间昏暗的灯光下,一家人合作动手。体弱或者幼小者用镰刀刮削竹条根部,直到一扎长的竹根白头现出来;另一人用砍刀在木墩子上截剁竹根破裂或者斜茬的部分,保持竹条根部的断口正好是根部竹节。因为竹根竹节处很结实,不易在以后的拍打中破损开裂。等到第二天,拿到太阳下暴晒,有助于连枷条经年后不会生虫朽烂。如是三五天,炮制好的连枷条达到足够数量后,父兄们就要到深山里,砍回来较粗壮的杂木棒,去掉外层湿皮,制成十五公分长、薄厚宽窄一寸多上下两面有凹槽的连枷母子。再把此前购买来的牛皮条用温水泡个整夜,以备绑扎连枷胚胚。
绑扎连枷胚胚更是一个出力且技巧很强的活计,一般也是几人或者全家劳力通力合作完成的。先是把晒晾干后的连枷条一大把一大把的拿过来,根部墩在地上,选取长度基本相等、粗细搭配合适的七根竹条为一组(把),有顺序的放置地上;绑扎者拿过一个连枷母子,把7根竹条沿着连枷母子的上下凹槽,上四下三或者上三下四用牛皮条从每根竹条顶端的竹节处绑扎缠绕,使得下面的竹条翻上来,上边的竹条压下去,把连枷母子紧紧地包在中间;接着用牛皮条带着斜度上下编翻,同时还要用手掌拨置抚压起翘或者斜出的竹条;一直斜编到根部,一丈长的牛皮绳也就剩下两尺左右,这时就需要在根部并排平行上下编结三五排,最后把皮头钻进竹条缝隙里扎紧隐藏。那时的父兄们没有劳保观念,更没有劳保条件,完全是赤着粗粝的手掌完成这些工序,一个季节下来,尽管他们手茧皴厚,还是被竹茬刺割得伤口累累。
到此,只能说把连枷胚胚制作完毕了,一副完整的连枷还需要加个手柄杆杆。连枷杆杆并不是竹园里的大竹子可用,也必须到深山里边,专门割伐镰把粗细、经年膘厚的木竹,保持每根七八尺长。父兄们把掮回来的木竹,选取根部合适位置,去掉少部分竹面,放在柴火堆里煨醺,火候差不多时拿出来弯转,形成一个能套在连枷胚胚空余的那节凹槽里。一把完整的连枷就算告成了。
记得我在37年前,已经在城里读中专的我,在农历二月十九和三月十五武乡南塘庙会和汉王庙会上,陪着母亲多次售卖过连枷,既贴补了家用,也为我在城读书来去车费和零碎开支做了保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我的连枷情结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