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记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离开家乡太久了,为了她我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更深的东西埋在我生活的任何角落里。鼠年春节回家,困居二十天。除了陪母亲下地,我看到了以前写过的文字。在用力地模仿和描画自己的家乡,因此显得稚嫩。

引车卖浆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村中一年四季来小贩,卖豆腐的,卖菜的,如今竟有卖小电器的,骑着摩托车在村中转悠,我家有幸结识这样一位老朋友。我妈说他隔上一两个月就来了,每次来都带不一样的货,正是当下最需要的。我回来的这几天里他来了两回。第一回是藤椅和热水壶,车停在我家门前,向我爸妈推销,一会就吸引来左邻右舍。毫无例外的四川人,三十上下,嘴极能说,看来也是个开朗的人。有了过几笔买卖,他隔三差五就来了,车照旧停在我家门前,他拿着喇叭出去吆喝一通,半个时辰就回来,拿一把躺椅,就在我家门前树荫下躺下来,用报纸捂着脸睡觉,豁达又潇洒。也算是老熟人了,我们一家在一边忙,他时不时的聊上几句,只是每到吃饭前半个小时他就走了,我们饭后半个小时他又回来了。大概也是看到这一家是好相处的,想有些往来,又不想接收别人太多的方便,我们便也顺其自然,不过分客气。在外跑的多了,我倒是很理解和钦佩他。

黄发垂髫

涨姿势的图片 第3张

外婆的家越来越难走了,如今的乡野田园荒芜,道路早就被荆棘占了去。小时候我和表兄们绕着二老嬉戏的情形,却常常记起。两个灰扑扑的小表妹,小的那一个,是不能说的,从小就辛苦的孩子,心思很重,却不知道如何改变,很容易就滚下泪珠来,看得我可怜。回家的路上要过吊桥,要翻山下沟,在水库边遇到一个老人。他柱着拐杖,听到我从背后来,慢慢地转过头来,牙已经落光,面容塌险下去格外清臞,眼睛却出其的亮,慈祥的看着我好久。我也看过去,眼前却出现的是我祖父的模样,如果他还健在该多好啊,如果他还健在,就能像从前一样,没有坏人敢来欺负我,谁都怕他不怒而威的样子,伪君子和小人看到他也会遁形。如今多想有机会孝敬他,我一直想给他买一个拐杖,还没找到合适的,他却匆匆去了。梦里还常常见到,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这样想着不由得哭了,赶快走了几步收拾干净,怕被妈看到了惹得她也心酸。

野芳幽香

涨姿势的图片 第4张

每次回家,不是这个没了,便是那个病了,孩童已成少年,我的同龄人已迈步向中年,时间在顾不到的日子里膨胀着计算。人和动物忙着成熟、繁衍、凋零,只有野花和一种女人一年一年还那么旺盛,倒着往青春走了。二十年前,我知道她是刚走了小孩的新嫁娘,丈夫在家中开着个小门面,她话不多,不算美,但我记住了那张脸,说不上缘由。十年前,我上中学每次坐车从她那小店门前经过,常见她坐在檐下,侧身朝着马路,神情清平喜悦。每每在车上听到传言,说她丈夫外出寻钱多年,她早就和村里一男人纠缠,那男人的婆娘上门扯她头发,喝药上吊多年,终究没有离婚,他们却终究也没断了关系。传言的多是一些中年妇人,神情暧昧,言语刻毒,我听了也不由脸红。竟有几次也正好她的儿子也在车上,少年剑眉深目,轮廓如刀雕石刻,我很担心他听到什么,会不会很伤心,不由得对那些妇人很嫌恶。如今我还是走这条十年前的路回家,再次经过她那门前,她头发染过微红,现在正是最自然的颜色,浅橘色的衬衫,那张脸好像从来没有经受过时间,那一瞥间,她还是从前那个姿势,眼中些许微茫,不知道在等待什么。那些流言和情事不知道终结了没有,或许对她来说,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过去,她还只是那样坐着,年轻着,等的不知道是生意还是人,跟我们乡间的野花一样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回乡偶记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