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收购狗板皮

都说往事不堪回首,但我对第一次收购狗板皮的经历,仍记忆犹新、历久难忘,那段经历如昨日般清晰,给我力量和经验教训,弥补我单薄的思想。
 
村里大部分人家制革,污水满街流,隆隆的转鼓声常年响着。每遇晴天,晒皮子的、钉皮子的(把制好的湿皮革用钉子钉在木板上固定住),非常忙碌,一年365天没闲空,给人们带来较大的经济效益。
 
制革就得买生板皮。我们那个村多数制狗皮。全村一年制大小狗皮几十万张,大概全国的狗皮都集中到我们村了。这里说的第一次收狗板皮,是指第一验狗板皮,包括皮子的大小、质量、价钱,都由我把关。如果看走了眼就不赚钱甚至是赔钱。以前和别人结伴买过几回狗板皮,那都是别人把关,我负责帮忙点数、装车等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
 
今年却不行了,得我亲自把关买狗板皮了。不能永远指望旁人,那样没出息,赚钱少。得出去历练历练了,毕竟我大了。
 
那年和我结伴出去买狗板皮的叫瑞明。我俩都是21岁,也都是“初虎子”,第一次自己亲自买皮子,去安徽的青龙集,这个青龙集也就是打淮海战役的地方。
 
青龙集地处交通要塞,东西南北两条公路把镇子分成四部分,南来北往走东闯西的车辆很多,人流密集。镇子西边有一个皮毛市场,每天当地小贩从市场上收到皮子,再加工弄大卖给我们。我们不能到市场上直接收皮子,一个原因是市场上的皮子分散在各个更小的贩子手里,嫌麻烦;另一个原因是不能抢了当地人的饭碗。生意是互利互惠,共同双赢,这样生意才能长久,也会赢得人缘,为以后收皮子打好基础。做生意做的是人品和诚信。
 涨姿势狗板皮的图片 第1张
青龙集这里收购狗板皮的都是我们村的人,住在旅店或是本地人家里,由他们当掮客。时间长了,和当地人熟悉了,自己就可以直接和小贩交易。当地人纯朴善良,做买卖很公平。我们到了青龙集,人生地不熟,和我们一块来的另一个同伴把我们领到东边老余家。他说:“这家也留收皮子的客户,人精明强干,从东边来的狗板皮必经过这里,能收到好皮子。”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话说,既来之,则安之。
 
主人老余三十五六岁,有三个女儿,大的十三岁,最小的还在襁褓中。老余对我俩说:“住我们家,一张皮子给我们五分钱就行了。不过,你们要看好皮子,出价的时候跟上行情,低了人家小贩不卖,高了你们不合算。”我说:“我们第一次收皮子,也是第一次住你家,你也得给把关掌眼。”老余笑着说:“第一次来我们家,怎么也不能让你赔钱,那我的脸面往哪里搁,以后的人怎么住。”
 涨姿势狗板皮的图片 第2张
就这么着,我俩住在老余家,每天吃饭到集市上吃。那时候一张四平方尺左右的狗板皮五六块钱,一张一二平方尺的狗娃皮一块钱上下。由于从东边来的皮子首先我们看,小贩们赚几个钱就卖了。两天过去,收购了两百张,照这样的速度十来天就能收两转鼓皮子。那时候人们都用的小转鼓,一次做五百张左右的狗皮。后来转鼓做大了,一鼓皮子最少能装一千五百张。
 
这样收购了两天,麻烦来了。原来,我们没来之前,老余家住着我们村西边的老陈,他收了一千张,和别人搭车走了,把包放在老余家,意思说他还没走,占着老余家,别人不能住这里。老陈送完货,过两天又回来了,数落我们的不是:“老余家我还住,怎么你们来了?”我说:“这里不是你们家,你能住,我们就不能住?”老陈说:“我留下皮包了,这地方我占了。”我的同伴说:“我们住这里是经过老余同意的,他不同意,我们敢住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这时候老余过来说:“老陈,你先歇几天,他俩最多收一千张狗皮。有可能几天以后狗皮掉价,你捡大便宜了。”
 涨姿势狗板皮的图片 第3张
就这样我们住在老余家,先我们收够了,老陈才能收。老陈得歇几天了。收购了四五天,老余说:“我有事出门,你俩买吧。我们这里人很好,没事的。”老余家里收牛皮,攒够一定数量,就有人上门拉走了。一张牛皮三十五块,挑大的好的。我们没事,帮老余腌牛皮。腌牛皮至少四个人,一人拽牛皮的一个角,拉展牛皮,不能有褶子,均匀撒一层盐,四个角用大石头压结实,这样才能腌好牛皮,没有腐烂的地方,卖上好价钱。
 
这天,来了一份大货,狗皮有四百多张,皮子挺匀称,都是咸板皮(用盐腌着,发软,和刚剥下来时差不多),没有太大的,也没有几张狗娃皮。只是皮子微微反黄,摸上去黏糊糊的,有的皮子掉毛,价钱比当时的行情低一块。我和同伴商量一下,就买了。由于我俩都是初虎子,缺少收皮子的经验,过后才知道这些皮子放的时间长了,皮子发霉。老手遇上这样的皮子无论多少钱都不要,我俩是新手,不知好歹,还以为得了便宜,沾沾自喜,收购了。
 
夏季天气炎热,每收购一份狗板皮,我俩就把皮子扒拉展开,在有肉的一面撒上细盐,一张张摞起来,一摞尺半高,太高了,皮子发热会烂掉。七天过去,我俩收购了一千张,和同村人搭车拉回家。一汽车能拉一万张皮子,货多省钱(一张皮子的运费两三毛钱)。小本生意各方面得精打细算。老余家老陈还等着我们收够了以后他再收哩,各方面不容许我们呆的时间太长。比如吃饭、住宿等等花销也多。
 
那次货车挺顺利,路上没罚款,更没耽误时间,一天一宿就回来了。货车一般都晚上走,晚上车少,跑得快,关键是路上交警少,遇上给个三五十就放行了。我俩为了省钱,竟然坐在货车上用苫布盖住,从青龙集一路坐到山东泰安才下了货车,再坐客车回去。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要是翻了车,我们都得完蛋。
涨姿势狗板皮的图片 第4张
我俩分皮子的时候,村里有人看出那份皮子属于陈皮子,弄不好一下水就得烂,有赔钱的可能,都等着看我俩的笑话。谁知制出革,一千张皮子仅仅烂了五张,三张枪伤。皮子残面少,行情又好,一张皮子赚了三块,每家赚了一千五百块。
 
我俩尝到了甜头,次日又作伴去了青龙集收皮子。
 

那是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往事随风而逝,留给我的是点点滴滴的回忆——回忆我的同伴,回忆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第一次收购狗板皮

赞 (2)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匿名这是个什么神奇的网站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