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恶人、窃贼与弑父者都有自己的天空

《十三邀》有一期是许知远对谈金宇澄。金先生提到他不喜欢渣男绿茶之类的词汇。它们抹除了人的复杂,像政治性的立场与数学般的非此即彼,这不是文学。沈从文等很多作家都曾表示,文学就是人学。人有幽深曲折晦暗不明的时刻;文学应当记录与采纳这样的时刻。恶人、窃贼与弑父者都有自己的天空,他们也能看到飞鸟和丁香,也需要饮食与做梦,情人与一首童年的歌谣。而那些君子、饱学之士与仪表堂堂者,身上也一定存在腌臜不堪的角落,堆积蛆虫、恶臭与为律法所不容的情绪。城市是一座最博大的图书馆。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个人都值得书写。写他的日常与爱憎;写他的光明与阴暗;写他的天使与撒旦。某几部本的交汇,会发生奇妙的反应。爱玛出轨,可以成为《包法利夫人》。大学生杀人案,可以成为《罪与罚》。素材从来不匮乏。贵在眼界(思想)、判断、笔力与风格。

 

2020-05-08 《出神记:4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十三邀》恶人、窃贼与弑父者都有自己的天空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