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加满!

邓涛在和女朋友相处2年又3个月后分手了。
也不能叫分手,是被甩了。
女朋友只留下了一句话:“我去闺蜜那边住一个月,我们也好好冷静冷静。”
邓涛当时还在自己的工作室里,
看到消息就马上打电话,发微信,发现都被拉黑了。
于是马上开着车回家。
一回家,
发现人已经走了。
家里空落落的,门口的鞋柜里的鞋子全拿走了。
留下一个柜门没关上。
邓涛上去一脚就把柜门踢飞了。
就因为这个柜门俩人早两天还吵了一架:
女朋友说:“你还能干点啥?家里鞋柜的门坏了,跟你说了十几次了吧?还没修好!”
邓涛说:“我他妈每天早出晚归的,我找谁修门去?”
女朋友说:“洗手间的马桶盖也坏有一个月了吧?我跟你也说了十几次了吧?老子说的话你他妈都没放心上过吧?”
邓涛说:“我明天就上58同城找个师傅来修!”
第二天,
邓涛在58找了个师傅来修门,修马桶。
师傅要价200块。
邓涛一看自己账户余额,87块。
就先把这事放一边了。
当天晚上回去,俩人又吵几句。
女朋友见他一回来就说:“你一个大男人啥时候说话算话过!”
邓涛说:“我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今天我约了师傅来修,师傅说没空,要明天!”
邓涛把钥匙往沙发上一丢,心里便有些不舒服,不舒服倒不是因为女朋友说了自己两句,不舒服是这段时间点背,原本要到账的钱,一拖再拖!下午回家,车子没油了,就加了50元。那加油站的小妹看他的眼神都不对。油加完了,邓涛一脚油门就冲出了加油站,跟逃似的。
邓涛心想:“以后再不来这里加油了,丢人!”
又想:“以后还是要来,还一定要加满!”
邓涛在阳台上抽了一支烟,打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还故意大声的说:“王总,那笔钱您看下明天可以给我安排过来不?我这边财务也等着月底结算。”
女朋友听他说财务结算,在旁边来了一句:“财务!你啥时候还有财务了?就一光杆司令还装逼!”
邓涛赶紧挂了电话,去厨房做饭去了。
 
饭做好了,
叫女朋友来吃。
女朋友在沙发上不动。
邓涛又把饭菜端到茶几上,盛了两碗米饭,自己端起一碗吃了起来。
女朋友也端起一碗吃了起来。
吃完了,
邓涛收拾了碗筷,又在厨房洗好。
洗完了,往女朋友身边坐下。
想跟女朋友聊上两句。
可女朋友起身进了房间。
邓涛心里想着早几天发生的事,觉得憋屈。
这一切还不都是钱造成的?
想了想,又觉得还是去一下女朋友的家里。
没准,回她父母家了呢?
开车到了女朋友父母家,
女朋友没有寻到,
只见到了丈母娘。
还没结婚,其实也不能叫丈母娘。
只是丈母娘平时对邓涛很好,邓涛心里就认下了这个丈母娘。
好到什么程度?
上次女朋友家里亲戚摆酒,丈母娘逢人就夸邓涛。
又是夸他长得帅,又是夸他体贴,对自己女儿多好多好。
还夸他有本事。
邓涛心想,真的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可丈母娘今天脸色却不好。
还没等邓涛开口,
丈母娘就说话了:“玲玲让你把钥匙放我这里。”
“什么钥匙?”
“房子钥匙!”
“那我住哪里?”
“我不管求你们那些事!”
邓涛把钥匙拿了出来,丢在丈母娘家的沙发上,转身就走。
想了一想,又回头,捡起钥匙说:“明天我先搬东西。”
然后出了门。
 
出了门,嘴上狠狠的骂了一句:“妈的,都他妈够绝情!”
邓涛为啥这么骂?
是他觉得女朋友就已经够绝情了,
分手不说分手,直接离开,离开就离开,还他妈全拉黑。
这不是绝情是啥?
可更绝情的是丈母娘。
平日里一口一个“我们家涛涛”地叫着,今日就要将自己扫地出门,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至少,你也要问问和你女儿之间发生了什么吧?
本来还想着跟丈母娘诉诉苦,结果,一肚子苦水没倒,还添了些新的郁闷。
 
邓涛是在第二天搬出了那房子的。
为啥要搬?
因为房子是女朋友买的,既然人家都说要自己搬了,怎么好赖着不走?
搬的时候,邓涛还有些不舍。
因为那房子里有他们两年多的回忆。
这些回忆太沉重了。
邓涛心想:“搬了就搬了吧,眼不见为净。”
可真到了最后关门那一刻,
邓涛又不舍起来。
这回的不舍可就不是只是回忆了。
还有钱。
啥钱?
房子虽然不是自己付的首付,可家里装修花了20来万,家具电器花了10来万。
就阳台上那些花花草草,邓涛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邓涛突然不舍起这些钱来。
回忆和钱的不舍掺杂在一起,让邓涛有些惭愧,
感觉侮辱了爱情。
可一想,人家都绝情到这地步了,还爱情个锤子?
把门重重的一关,带着东西走了。
 
邓涛在搬出来后的第七天才记起来要去还钥匙。
到了丈母娘家门口,
敲门,
开了。
丈母娘站门口,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
邓涛:“来给您钥匙,要是玲玲回来了,可以不可以让她给我打个电话?”
丈母娘:“你们以后不要来往了。”
邓涛把钥匙拿出来,交给丈母娘。
丈母娘说:“不用了,锁我已经换了!”
邓涛把钥匙往门里一丢,走了。
 
在女朋友离开的第三十一天,
邓涛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
来电显示:老婆。
邓涛倒不太敢接这个电话了。
为啥?
因为他觉得接起电话来谈的应该就是分手的事。
可现在这种状态,跟分手也没差别。
以前,邓涛想着即便是分手,也得有个仪式。
后来,这仪式丈母娘给了——换锁。
所以,现在,仪式不仪式还有啥意义?
 
电话在响第二遍的时候,
邓涛终于接了:
“喂!”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蚂蚁花呗还有8000多没还,打电话到我这里来了!”
“…”
“以后你这些屁事不要来烦我!”
“…”
“信用卡,花呗,借呗,什么电话都往我这里打。往我这里打也就算了,还往我家里人打,我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了,我还要不要脸了?”
“对不起!”
“你以为我想分手?快三年的感情呢,我知道你现在穷,我也知道你有才,你总有一天能好起来,可你想过吗?我多大了?三十几了!我能陪你奋斗到什么时候?邓涛,对不起,我等不了你了。”
“我想你了…”
邓涛没说完,听筒里响起了“嘟嘟”声。
 
邓涛带着身上仅有的1200元现金去了西安。
在西安的回民街,吃了两大串烤肉,喝了一碗羊杂碎汤,还要了一个锅盔。
吃饱了,喝足了,身上就不足200元了。
路过一卖椒盐核桃的摊子,又花了50多。
回到宾馆,打开来吃。
越吃越有味。
随手发了一朋友圈,
还配了俩字:真香!
下面点赞评论数十条。
还有两三个朋友要他帮忙买一点发过去。
邓涛躺在床上一边吃着核桃一边就在想:“我要是开个网店,卖这核桃,岂不是很好?”
 
邓涛找朋友借来了5000块钱,开起了网店。
刚开始去别人那里拿货卖,
后来,自己买了一台3500多的机器,
又花了钱,学了做椒盐核桃的手艺。
生意倒慢慢做开了。
做开了就不能单一卖个椒盐核桃了,开始增加了其他的产品。
有杏仁、水晶饼、石头饼、软香酥、蓼花糖、狗头枣、酸梅粉、龙须酥、琼锅糖、绿豆糕等。
品类多了,
生意也就更加红火起来。
不出三年,邓涛的网店年利润也有小几百万。
 
钱赚到了,
之前欠的钱自然也就还上了。
钱还上了,
邓涛就想起了玲玲。
想起玲玲来也不单是因为多爱她。
想起来只是因为回忆起了当时的穷,
不正是因为穷,玲玲才离开自己?
邓涛不禁心里发起了感慨:“一个男人最大的悲哀是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遇到了想要厮守一生的女人。”
如此这般想了,似乎之前对玲玲的恨就少了,
恨少了,就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爱了。
邓涛又想:“要是玲玲不离开,我又怎么会来西安,不到西安又怎么会买那50块钱的椒盐核桃,不买那50块钱的椒盐核桃又怎么会开起了网店,不开网店又怎么会赚得到钱?赚不到钱,还不是要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还不是要为只加了50元的油而落荒而逃…”
想起了加油的事,
邓涛竟开车700多公里去了之前的加油站。
迎面走来的,竟还是之前那个小姑娘。
邓涛喊道:“95加满!”涨姿势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95加满!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