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散记 | 十五岁的时候,相信希望而贪生

2016.2.27
前几日,去了朋友的朋友那里,初次见面,朋友的朋友待我胜似朋友。
我先于地铁口等她,她发短信:你到里面等,外面风凉。简单一句,很暖心的话。我怎么总是被人照顾呢?等待的时候,我在脑中构想见到她的场景。从与她聊天的亲切中可以感到,她定是一个很好的人。因为未曾见过,所以会有一种“寻找”的意味。
亦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她来时看到我这样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留着短发的人站在那里不急不慢地四处张望着,未走近时便定眼瞧了瞧,顿时,瞳孔里闪出光,心里一想:对了!就是这个人,这就是我要找的人!千里迢迢,就为了你!
说不出的那种感觉。总之,我又欠了别人一份情。朋友,朋友的朋友。我想:我之所以敢一个人走夜路,大概因为我的心是明亮的,我以为你们的心也是明亮的。即使静夜无声,或者车辆喧嚣、风声呼号,又何惧?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日子正在一天天暖和起来了。

涨姿势的图片

2017.1.27
清晨六点,自家里,照旧醒来。早餐,吃了昨夜包的饺子和蛋卷,虽然饺子的形质一般,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
 上午,爸爸在整理他的杂物,妈妈用扫帚刮墙角的蜘蛛网,扫帚的把上接了很长的竹竿,好似传说中赶走怪物的武器,我就扫扫地、晾晾衣服吧。
午时,奶奶家,准备年夜饭。妈妈和奶奶在厨房里忙着,爸爸躺在火盆边的躺椅上,我呢,和爸爸、叔叔唠唠嗑,和堂哥堂弟轻松地聊着,说起未来、现实和理想。说多了,也时时去厨房转转,洗洗菜、刷刷锅、烧烧火,加一把酝酿着人间至味的木柴。
傍晚,回到家中,把衣服收进来。夜里,和爸妈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一起等到十二点的到来。此时,将近零点,声声鞭炮响起。故事中的“年怪”被赶走了,未来的日子将会无限光明。然而,不知道的艰难也在前方等着。(关于抢红包,结果证明:抢到手的,都是要还回去的,不是还给这个,也要还给那个。最是难能可贵的亲情。这样想,让自己更踏实。)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祝福不在多,而在真和诚!谢谢你一直都在!新年一定要快乐呀!永远怀着期待和希望!

 

2017.2.2
《油菜花已经盛开》
 搭上一辆火车,远离一座小城,远离城里的那些人和许多变幻的风景。
熟悉的呼唤飘去,陌生的脸庞迎来。昨日相见的人呀!外公说起旧年陈事,黑白胡子闪着沧桑;外婆在厨房忙碌,阿姨坐在火塘边,烧红薯冒着暖香味。爷爷在院子里劈柴;奶奶总是不停唠叨;大伯挑着蔬菜赶往集市。
我的爸爸妈妈呀,你们要一切安好。还有弹起吉他,唱着那些花儿的青年,生活就是生命和活力。生活就是惊奇!故乡不会抛弃你,而你却选择远走。不要遗失了自己。此时,地里的油菜花已经盛开。

 

2018.2.4
《夜灯》
夜里,小娃娃睡着了。灯光煌煌然,我坐在客厅里,此种氛围最富人间情味。
我十五岁,寓居溆水河畔。不久,考取大学要去蓉城了。然后,一路奔向了长安城边。不想,学业未成却转折到了上海。徘徊归徘徊,期待真期待。
思乡,久念的流浪进行着。乃知流浪并不好,小娃娃睡觉好。
我喜听流水声,闻青草味,榨菜籽油香。都市中只爱看那安安静静的夜灯:稳稳然,暖暖然,平和,深沉。与己无关,与己有关,俗世的光明。
十五岁的时候,相信希望而贪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山居散记 | 十五岁的时候,相信希望而贪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