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初上菩提记,云山潋滟

心上一朵莲,云山潋滟。

远山黛绿,登顶天梯,在山脚看,那顶圣灯塔长远而不可及,一步一步走,也就近了。这是我每次登菩提山,给自己的心语。

趁着清明的空闲,和妈妈去了一趟菩提山。

涨姿势菩提圣灯塔的图片
见山说山,却没有一座山有菩提的乐趣。

每一级阶梯,皆蕴藏深寓。两万个书法迥别的「寿」字、十二生肖、春夏秋冬四季、每每都有故事刻于石阶,在你慢慢细品与参透中,早已登顶。我和妈妈不紧不慢地走着,阶旁野花偶见,树木葱茏。大类于欧阳修先生之所绘‘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之境也。

但醉卧之意不在酒,这次登顶真正的目的,看完上文菩提的人,应该知晓。乃,拍龄。

当年,大夏国的朝廷宰相、皇帝的老师戴渠亨奉旨微服访贤,来到当时为乐温县的何石井。

他发现年逾150岁高龄的何石老翁,并参加了老翁150岁生日的寿宴,询问了老翁的长寿之道,察看并品饮了何石井泉水。

得知此地有长寿山,山上、山下及周围一带的人大多健康长寿,且百岁老人甚多,戴渠亨因此感慨不已。

在何石老翁的邀请下,戴渠亨当即挥毫写下了‘花眼偶文’四个大字,并以此四字为首写下藏头诗一则:“花甲两轮半,眼观七代孙。偶遇风雨阻,文星拜寿星”,落款为「天子门孙」。

我从0岁初度,踏高至150岁花甲两轮半,似慢亦似快。脑海寻思,我们每个人都曾是世间上最年轻的人,对于一个简简单单的数字,显得多为执念。

若你觉着自己老了,就努力着去活,快乐着存在,说不定你就是那位打破花甲两轮半的长寿星。

菩提圣灯塔——光圆寿梦。

依循佛礼,从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地尼泊尔蓝毗圣园恭请圣火,将菩提圣灯重新点燃。与圣灯灯塔合体,七级浮屠塔作身,莲花瓣形灯作顶,共高37.5米,是国内佛教寺庙唯一的圣灯景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圣灯。夜晚的圣灯,七彩变幻,更美。

试问菩提当何如?洗净铅华梦。一步出世界,步步皆净土,花落菩提深深,随缘即应。登顶的刹那,吐纳都带着轻快之意。圣灯塔,林峦掩映,山色分开。任群燕来贺,但作清莲。

温山软水,不及你眉目柔情半分。抬头仰望凝视,圣灯灯塔刚还很远,却已经着眼于前。微风燕子斜,正提上,鹃花飘坠。山顶,燕儿成群飞忙。妈妈陪我耐心地看那‘二月春风似剪刀’的燕尾。偷闲来此徘徊,把人世黄粱都唤回。

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玩乐毕,真真儿好久都没有这般酣畅淋漓的运动了,腿脚在第二天仍是不酸疼,也算是日子中的小确幸吧。

下山,同妈妈聊了一些当下的事,我比谁都看得淡,一切皆天命,知足者常乐,好的为好,坏的亦为好,全都好了,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或许,这就是心性所致的缘故。

修身养性,一个人的灵魂若能不老不朽,心素如雪,明媚向暖,便为至高。

柳下抚琴,花间品茶,竹中冥想,且听松风。愿时光里的我们,永如初见,慈悲安温。

既悟莲花藏,菩提自空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莲花初上菩提记,云山潋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