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爱情

3路公交车和它所跑的路线一样带着没落气息。从最南面的新世纪小区到最北面的西镇乡政府,和1路、2路车路线重复得厉害,因此,乘客甚少。要有也是老人,免费坐上车,不是到超市领鸡蛋就是到某个药店免费烫脚。也许是老人多的缘故,3路车总是吭吭哧哧慢慢吞吞的没个准点。偶尔坐一回,等得你心泼烦的火能点着,骂街的话在心里骂了N遍,脖颈也扭得酸了,瞭不见过来一趟。再加上不方便,去汽车站、火车站都得到了前进街上再换车,所以一般情况能不坐就不坐。那天是个例外。
从劳动局办完事出来,一个下午将过去了。我正要伸手拦一辆车,3路车开过来了。司机是同事的小叔子,大板牙呲起叫我:“上哇!专车,直达家门口。”今年过年早,还不到新年,街上的人就多得挤蛋蛋了,人们大包小包,再加上晚高峰车也多,碰上红灯,等好几个才能过去。手机也没电了,那就看风景吧!快到十字街时,上来两个老人,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男人先上车,穿深蓝色衣服,捂得口罩戴着帽子,抓紧栏杆站稳后,又反过身去拉那个女人。女人穿羽绒服,随手拿着一个无纺布包,就是书店装书的那种。车门关闭,男人替女人理了理围巾,然后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抓住女人的手,两个人就那么挨着站着。我就感觉怪怪的,说不出是哪不对劲。涨姿势的图片
大板牙司机闲不住,“这么多座位,随便坐吧。”还是女人先坐下来,男人坐过去,握着女人的手。“你能把我送到哪儿?”女人问。“街心广场吧,孙子放学了,我得照顾做饭。”女人没吭气,扭过身子看外面。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断定:约会!婚外恋。车上光线不好,再加上冬天衣服捂得严实,我猜不出两个人的年龄,可从行动上看,感觉并不是特别老迈,不会超过七十岁。“街心广场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您从后门下车。”语音报站,然后车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老人站起来张望了一下,又坐下了。广场就是这个小城的“天安门”,永远是人山人海,少长咸集。广场舞的音乐响得震天,踢毽子的人群围了好几个大圈,跳交谊舞的老男人头发被摩丝塑造的一根一根站起来,老女人脸上的褶皱像灯芯绒,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也盖不住,嘴唇红得滴血。少男少女们露着脚踝,吃着烤串臭豆腐在风中凌乱。

 

市委站到了,两个人没有要下的意思。我想起了叔叔。叔叔和婶子在我们村是天仙配,叔叔有文化,有体面的工作,在市委上班。婶子小巧玲珑好人样儿,别号“盖大常”,家里儿女也有出息。后来婶子生病了,叔叔及子女们想方设法遍求名医,花了三四十万,叔叔无微不至地照顾,熬长了三四年还是去世了。丧事完了不出一个月,叔叔看对一个老伴,没想到比打发婶子闹腾得还红火。三个儿三个女分别从新疆、太原、忻州、原平赶回村里来围追堵截,横加搅和,三哥在市委上班,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嫌丢人。叔叔也很硬气,我有退休工资,又不用你们出钱。后来也不知道究竟咋样了,有一次回到村里,在大街广场上,我远远看见叔叔和一群老人站在一起,衣服七长八短,烟熏火燎佝偻着腰,没一点儿精气神了。
“你就不能和你儿子再好好说?”女人声音有点高了,“我那闺女这两天回来了,我的事她管不了。”在感情上,女人永远比男人缺根弦。母亲有个好朋友,暂且称之为翠姨吧!老公去世的那年,翠姨还不到50岁。后来和邻村一个退休工人好上了,那老头常去我们村,甚至还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最初的几年,他们可能也的确快乐,因为不止一次听母亲跟我学话:翠姨的老头给翠姨买戒指了,买项链了,买了几身衣服,我们一起赶会,请我们吃牛肉了,喝饮料了……甚至流露出羡慕的神色。火得我怼母亲:“一顿牛肉就把你收买了,我爸一个光景由你折腾还比不上一个后老头。”后来途中生变卦,那老头不再来我们村了,要把翠姨娶回去。翠姨的儿子就不愿意了,娘俩就打架。翠姨铁了心要走,儿子咋也留不住,她把老公留下的20万以及所有家当都给了儿子,净身出户。后来断断续续听人们说那老头先前的三个闺女两个儿也都不好惹,老头还花心,又勾搭上了翠姨的闺蜜,甚至还有家暴。没过几年,大说大笑身体结实的翠姨就去世了。据说那老头现在娶的是翠姨的亲表妹,要是翠姨知道了,估计气得能从墓里跳出来扇他两个耳光。
拐到永康路上车就少了。3路车也欢快奔腾起来了,文化馆、八一嘉苑一闪而过,到了瑞邦地景二小区,我们三个人都下车了,大板牙“嘀”了一声扬长而去。我一边等待车少了过马路,其实也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看看他们究竟咋样?天已经麻麻眼了,路灯也亮了,他俩靠了一棵树,男人又去拉女人,女人摆着手,看来是生气了。

 

“我就能送你到这儿了。你家姑娘也在,我请你吃顿饭吧!”“你不是还管你孙子吗?天气也不早了,到哪吃?”“就在附近吧,找一家。年前越忙,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出来呢!”
男人拉着女人向灯光明亮的地方走去,“楼外楼”三个大红字闪烁着格外耀眼,朦胧的树林,宽阔的街道。咦?!每天路过居然就没有发现多会儿又新开了这家酒楼?落地玻璃擦得一尘不染,我能看见地上的两盆巨型绿植,灯火璀璨,远远望去,金碧辉煌的像一个宫殿。还不到用餐高峰,人不是特别多,我看他们沿着台阶走上去。店内的服务员着深红色制服,笑容可掬地一边举手示意他们再往南走几步,门在那边,一边跑过去开门迎接。
心里潮潮的,想我的父亲了。母亲去世后,父亲提过一次,说美美阿姨愿意给我做饭,你们都忙,我能吃上饭就行了。美美阿姨和母亲关系很好,是个寡妇,也曾含蓄委婉地说可以照顾父亲。我们一口就拒绝了,觉得我们的孝心受到了怀疑和伤害。接下来的四年,我们轮流照顾父亲,有过劳累,兄妹之间也有过抱怨,但特别心安,也博得了孝顺的美名。至于父亲后来变得沉默到几乎一言不发,我们只认为那是老年痴呆症。要不是今天看到这两位老人,我都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了,现在忽然有点明白了。
余生已经很短,楼外楼这顿饭后,很可能就是一别两宽。这样一想,心里竟然酸酸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小人物的爱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