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想把这眼下的苦酒敬月光,把爱众生的热血染残阳。

从年前未发疫情前回成都后,我的生活,算不上比疫情到来之前有意义,也算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这个春节,过的太无聊了。

 

虽然不去接待陌生病人,但还是去接待过去我开了处方后,还要继续换药的病人。因为他们一直就在我这服中药,所以,他们许多的病人都有好转。我,也得让他们在治疗疾病期间给予帮助,他们的中药也不能间断。所以,还是要忙着给他们每个人都寄过去中药。

 

由于药材公司还没有上班,原来准备好了的药材已基本上用完了,但是,天无绝人之路,过去买药时还认识了一些药商,所以,让他们从自己的家里拿些药材来卖给我。

 

但是,疫情严重的地区的病人来造访也好,预约也罢,我还是不接待。只是针对过去在我这看病,我熟悉的老熟人。

 

如果是重灾区向我求助口罩,我也已经把年前我们准备好了的,我们医生自己用的口罩全部送出去。我想,现代科技如此发达,等我们复工开业了,我们再去医药公司去买就行了。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自从疫情来了后,我便在公众平台及微信里献出了两种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方。天下好多的人都用了,只要他们用了后,没有一个人不说好。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他们发自肺腑的感谢。所以,许多时候,我还是觉得,我的人生真的没有虚度……

 

许多时候,我多想把这眼下的苦酒敬月光,把热爱众生的热血染残阳。我的梦想虽然在流浪,我把青春和医学知识付众生,把人们需要的东西送进他们的心里。我把艰辛装心里,我把汗水熬成汤。我把我是医生这两个字,让人们叫得叮当响。

 

这些时日,我太多的时候坐禅佛堂,录音机里播放着奶奶在世的梵唱。看着奶奶在世的照片,看着她慈祥而又善良的旧模样,此时此刻,我多想回到小时候,骑在奶奶的肩膀上,让奶奶带我在佛前沐浴佛的光芒。想拥抱奶奶留下来的唐卡那耀眼的光芒,一次又一次回想起我小时候坐在奶奶的肩膀上,奶奶还跳起那醉人的、色彩斑斓的锅庄。好想重听奶奶叽叽咕咕讲那些我听都听不懂的经文,想奶奶在世摇过的经筒,更想奶奶老家经幡飘浮在座座山岗。许多时候,我禅坐成都家中佛堂的佛前,多想拥抱佛堂前佛祖发出的佛光。

 

当下的而今,我匍匐在成都家里佛堂。多想亲吻奶奶家乡的格桑花的芬芳。

 

许多时候,我多想像奶奶那样,一步一步匍匐在朝圣的路上,我多想一步一步回到北京平谷。我想象奶奶在世的模样,醉在日月最近的地方,拥抱那炽热的光芒……

 

天长地久,根本就没有。海枯石烂,也不复存在。疫情严峻的眼下,我多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好早点回到北京平谷。我想,我们伟大的祖国一定会更强胜。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早已不是口号,而是众志成城,我们会迎来新的曙光。

 

许多时候,我在佛前祈祷,愿我们中华民族更加兴旺发达,愿找我看病的人,佛会保佑他永远健康……

 

我在成都想北京,真的,好似梦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我多想把这眼下的苦酒敬月光,把爱众生的热血染残阳。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