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浅浅的淤青

清晨,一阵开门的声音,原来,父母又去海边等潮汐退去了,捡了扇贝和海胆,想着中午怎么做来吃,我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走到窗边,海风开始轻抚我的脸。

 

涨姿势的图片 第1张

涨姿势的图片 第2张

看太阳的时候,有点晕眩,恍惚这个人就在,拨开阳光,一切只是念想;吹海风的时候,风掠过我耳畔,呢喃的、低声的私语,像极了你温柔的轻叹;闻花香的时候,那样轻盈、婉转的悠长,其实是你眼神深谙的每一个回眸。

 

秋日暖阳时而高、时而低,你有言语,却也总是逃避;像燕衔泥,筑了新巢,而忘了知己,这一段一段的距离,不在于我你,只在于想争朝夕。

 

我在冬天倾慕你,隔着天和地,飞往南方和北方,说话的每一句,都把你印在心里;写了一封信,关于你,却不知道信,该寄往哪里。

 

到了春天,复苏的情感和万物向往的大地,都在踊跃的滋养着自己的茂密,向我伸出了手,扬起了笑,默默不得语。

 

也许盛夏,我会离开你,寻觅一片新的蜀黎;在爱里、甜蜜,却找不到你的踪迹,你来或者你走,可能我还是会哭泣,只是不会哭泣,不想继续叨扰你。

 

梦境,抓住一双温暖的手,是细腻的摩挲着我头顶的向日葵,绚烂的橘红色,就像六月阳光晒在身上的温度,并不曾远离的,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美,有千重山,万重水、亿阑干。

 

梦醒,是四面氤氲的白墙,蒸发掉的是我白色颈部微微蒸发出的汗珠,被折射出彩虹的光和消失的蓝,还有翩然而至的另一半。

 

喜欢,是文字里最疼痛的语言,男女主好难把对方捧在手里面,错过的、相拥的、喜极而泣的瞬间,我都不忍给出不完美的结局,可是残忍的却又是令人留念的,往下的时候,他是不是能够惊艳你的时光,帮你唤醒流年。

 

青春是一道浅浅的淤青,为你疗伤的这个人,早就跳出了你的生命线,可能你年过三十,还在等,等一个不可能,等一个年轻时的执念,该放下的时候,就要放,哪怕撕扯着疼,也会有下一任,愿意等。

 

成熟,是自己能用肩膀背负未来的一个书签,每翻一页,就会有人当你的标点,叙述的每一句诺言,你都会用心悉数念出北京时间,过了九点、十二点、凌晨三点,该等你的人,还是会为你留下一盏灯的时间。

 

碎碎念,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在温情的那一刻,你用手挽住他的肩,他用双眼注视着你的脸。告诉你,生命除了辛苦,还有甜。

 

想念,是在异地的两个人,把工作之外的分秒必争,写进了思念,思念你的眼,睫毛上翘的弧度;思念你的小肚子微微留下的懒,笑着对你说,这是吃下的幸福;思念执手的巷口,彼此拉着微笑唱,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只是,也许这个人,还是会败给时间,败给心中不能触碰的飘忽的过往,回过头看看,你的、他的、我的身边,最动人的心弦,其实就是深浅远近却一直都在的想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爱,是浅浅的淤青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