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光岭那边的那个老人

文字和图片真是好东西,它能帮助我们永久地记录下过去的故事。
这几天闲得慌,翻看手机里的老照片,重温那些温暖安好的日子。看完QQ里的,又看微信里的,当看到收藏的图片时,发现了一幅梨树下的合影,显示时间是2017年。忽然想起那个秋天,想起了奎光岭那边的那个老人。
两年前的秋天,应该是中秋节前夕吧,我俩忽然想领着母亲去同川看看,看看那里的风光,看看有名的同川酥梨。同车去的还有英英,我那二十年前结识的朋友,她可以方便地回一趟娘家,我们也顺便看望她那“波”,照片中的同川老人。
那时老人的身体已经衰弱,听英英说她已离不开大把大把的吃药,气也喘得厉害,吃饭行动都大不如前。这次回去预先没有给她打电话,怕她多心。
翻过奎光岭,一条道向东走。
人们歌唱赞美花开时节的同川“十里香花春带雨,万顷梨花尽雪飞”,此刻春华已变作秋实,车窗外掠过的梁峁沟壑间,一树一树挂满了被金风吹熟的梨儿,黄澄澄、明艳艳,笑迎山外来客。我们欣赏着沿途的景色,也记挂着那衰老的妇人。
驶进公路左手边长长的水泥路,沿着一道凹凸不平的石砌斜坡上去,再拐一个弯,窄窄的小巷里,坐东的黑漆街门就是英英的家。
见到我们,老人是说不出的惊喜,怪姑娘不早说,一点没准备,一边局促地收拾着炕边的东西给我们让座。我是熟人,母亲虽见得少却也不生疏。两位老人感慨一番后,我们决定去地里看梨。
知道老人的身体状况,就没有相邀,只想让英英领着我们去近处的梨树地走走。临出门,老人说她也要下来,穿鞋,拄拐杖,下台阶,走出门外。她始终不停歇,极缓慢地跟在我们后面,走一截,又走一截。我们明白了,老人是想挣扎着亲自陪我们去地里,看梨摘梨吃梨,于是几个人都慢慢地,慢慢地走。喘口气,定定神,她好像增加了点底气,她看着我说:善梅来了卬们就有劲儿了。我被她逗笑了,我说有劲就好。
路边有一株高大的梨树,大约是新树吧,也不知道是品种的缘故,树上的黄梨有小碗那么大,看起来还有继续成长的势头。娘看着稀罕,我偷偷地摘下一个让她捧着。我们兴奋地品评着,赞叹着,垂涎着。
我忽然想到应该在这里拍一张照片。树下种过植物的土地松松软软,我们先安顿老人站过去,心强的她嘴里说着“nia也跌了,站在跟前心犯的”,却又坚持放下拐杖,尽可能地显出点精神。于是我和英英站在两边,两个娘站在中间,拍下这棵大梨树下的合影。
就在几个月后的那年冬天,老人终因心肺衰竭离开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奎光岭那边的那个老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