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粽子

与其说我们端午节吃粽子是为了纪念屈原,倒不如说成我们过端午是为了纪念粽子。因为我看到,端午节,我们除了忙着包粽子,吃粽子,基本上没屈原什么事。
没有人唱一曲《离骚》,更没有人来一曲《九歌》、《天问》。
四面楚歌,全是粽子。

前些天的时候,我们曾经和长河他们几个念叨着要在四十二院文艺街区的前边搞一个端阳诗会的。可没想到小院的改造进度远超过预期的慢,慢到叫你觉得无望,遥遥无期。工程进度搁下了,也就搁下了诗会的事,天热,就只好叫屈原自己待在一边凉快去。

倒是月子会所组织的包粽子活动如期进行,如火如荼。
大家挽胳膊撸袖子,忙的不亦乐乎。
青的粽叶,粉的花生,红的蜜枣、红豆,白的江米、线绳,黄的糯米……
再加上那一双双白皙的手,粉嫩的手,褶皱的手,她们相互交错,上下翻飞,卷、裹、填、压、包、系,熟练与生疏一起劳作,包出大大小小无数个粽子。
她们相互之间交流着,分享者关于自己对于粽子的经历。
粽子浓情,是一种关乎血脉的文化延续。

中午,抽空跑了趟院子,把我这几天零零星星搬上去的书往书柜里装了些。
那些书,有一半是关于诗词,四分之一是健身类,又四分之一是艺术。
我的书还是多过与书柜的容量,没把它们摆完,书柜就差不多满了。
如果不是这两三年买书少,读书少,我的书应该会更多。
计划收拾停当之后,从下个月开始吧,我要恢复自己读书,买书的习惯。
毕竟,这是一件值得往下走的路。

作品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纪念粽子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