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骨骼添上饱满的血肉 ——从《我就是演员》看怎么写作文

新一季《我就是演员》第一期中,李汶翰和陈楚生表演了《鹿鼎记》中的一个片段。李汶翰饰演的韦小宝真是怎一个“尬”字了得。
李汶翰的表演受到严厉批评后,表演指导张颂文为李汶翰出了一个小考题,试戏失败之后和母亲通电话,让他即兴表演。
李汶翰的表演,还真就是对着手机巴拉巴拉打了一通电话,一点波澜都没有,看不到人物心理的任何变化,看不到表演的任何意义,让人目瞪口呆。章子怡更直接:这是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女神我就是演员的图片
随后,受大家的邀请,张颂文上台作示范表演。
短短几分钟,几个动作,几个表情,寥寥几句话,便将一个小人物展现出了丰富的层次,委屈、心酸、无助、怕父母担心、压抑、失落……就这么一段小小的表演,不少观众都落泪了,主持人伊一的声音都变了。
张颂文的表演从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开始。在一个看不见人影的房间里,试完戏的张颂文,低三下四地跟导演请求:对不起导演,我刚才卡了一句词,我再来一遍。听到这里,你就能想象到一个人在点头哈腰地求人,把自己的身高都降低了好几个厘米。
他倒退着出了门,身体语言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那是一种明知无望却还凭借惯性的挣扎,期间夹杂着强烈的无奈和失落。
他走到一边,脱下外套,仔细地叠了起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个动作,让人猜到他的窘迫,这很有可能是他出门试戏时唯一体面的外套,不能不小心翼翼地呵护。他蹲下来系鞋带,注意力却都在刚才试戏的门里边。他在等导演出来?趁机能再套套近乎?他在等待奇迹的发生?他在做只有万分之一希望的努力,就是为了争取到一个已经抛弃了他的角色?
电话响了。他跑过去一看,老爸来的。他当然不能一下子接起电话,他的情绪正低落,怎么能这副面孔见老爸、让老爸担心呢?儿女出门在外,混得再狼狈,面对家长,不都是报喜不报忧吗?他调整了情绪,这才装作没事人似的面带笑意接通了电话。
试戏已经失败了,他给老爸说的时候就注意留了余地,说自己觉得不太适合那个角色,否则后边演不了角色时就不好跟老爸交代了,或者得编一大通谎话来圆这个谎话,有点复杂。他正常地跟老爸聊天,吃饭没,老爸吃的什么,山药对身体好,自己吃的盒饭,能吃饱……鸡毛蒜皮,但都是生活中真实的场景和对话。说着说着,他一定是想起了心里的委屈,红了眼睛。在向老爸撒谎自己试戏的结果受到夸奖时,他痛苦地弯下了腰。但他不能让老爸听出来自己已经带上哭腔的声音,只好借要弄掉头套挂断了电话。
同样是即兴表演,这差别太大了,这才叫表演。有比较才有鉴别,比较之下,张颂文的表演就是大师级别的,李汶翰直接就现了原形,就像他自嘲时说的那样,“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不会演戏了”。
这还真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张颂文表演的一整段,用文字再现出来,就是一篇有很多感人的细节和跌宕起伏的情节的好故事。

学生写作文,其实就像李汶翰的表演,就是打个电话而已,枣核扯板就两句,啥内容都没有,要细节没细节,要情节没情节,更谈不上起伏了。
到了张颂文那里,添进了多少细节,中间有了多少变化啊。这是好的表演,若是还原成文字,也是好看的文章。
好看的文章有这么几个特点:
开头要讲究。别像李汶翰那样,说开头就开头,直目楞登;要像张颂文那样,设计一下,比如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要有饱满的细节。一个骨架子有啥好看的,你又不是学医的,要了解人体结构,你得加上饱满的血肉啊,这才是活生生的好看的人啊。
让情节有点起伏。文似看山不喜平。你去游山玩水,喜欢看什么样的景点,写文章就得照那个目标努力啊。你要尽量让文章像苏州园林似的,曲径通幽,别让视线一看就到了底,一览无余在作文中可是个大忌。
结尾要有余味。李汶翰倒是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留下了一群莫名其妙的观众。张颂文挂断电话后,痛苦地背对着舞台蹲了下去,你在脑海里难道会画上句号吗?不能吧,你的想象一定走得很远,远得超出了舞台,远到千里万里之外。

生活中可真是处处留心皆学问,关键是你得做个有心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给骨骼添上饱满的血肉 ——从《我就是演员》看怎么写作文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