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蒲校长

临近中秋,小区园子里的枫叶红了,我看见一片枫叶被无情的秋风卷走了,枫叶在空中打了个转身,最后飘落在地上。此时,我接到校友吴明海的一个电话,他问我,蒲校长走了,知道不知道,我很惊讶,也很伤感,回答说不知道,然后是长久地沉默,仿佛失去了知觉,也忘了挂断电话。

硬盘女神的图片

第二排左六为蒲校长
一片枫叶,经历秋天风雨的洗礼,色彩越来越红,只有多愁善感的诗人偶尔吟出几句枯燥无味的诗,别的不会引发人们的关注。枫叶在秋风中一个转身就消失了,落叶归根。无可厚非,可蒲校长呢,一个大活人,一个转身就悄悄地走了,永远地走了。人和秋风中枫叶何其相似啊!
蒲校长,讳应文,他其实并不老,生于庚子年,时值三年困难时期,刚刚度过六十甲子,生于饥饿之年,死于国运兴盛时代,岂不惜哉。他高中毕业,当过短暂的代教,后考上中等师范学校,工作了几年后,又考上陕西教育学院,进修英语专业,毕业之后,先后任过镇巴县渔渡中学校长,镇巴中学校长,镇巴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一生顺风顺水,无坎坷之厄运,2013年退居二线,软着陆,善始善终。有谁想到,一个身材高大魁梧,体格十分健壮的人;一个性格开朗,热情活泼的人;一个热爱教育,关心学生成长的人;一个一年前还在一起喝过酒的人,又经历短短一年时间就走了,委实让人不敢相信。
据说蒲校长是去年开始患病的,患的是食道癌,一查出就是中晚期了,经过治疗,没有明显的效果,退居二线后,我一直暂居古城西安,忙于送孙女上学,加之疫情,很少联系蒲校长,这令我心存愧疚,感到对不起老领导,他对我平易近人,工作上指点不少,生活上给予过关照,对我是有恩的,如今,有恩难报,有情唯舍,写一点文字,略释心怀。
我与蒲校长一起共事七年,我2000年8月从镇巴县观音中学校长调到镇巴中学任副校长,给蒲校长当助手,先是负责日常事务和德育安全工作,后负责日常事务和教学教研工作,直至2007年11月,蒲校长调到教育体育局任副局长,整整七年,这七年是我们合作融恰的七年,也是极不平凡的七年,更是让人难已忘怀的七年。
蒲校长,人长得帅气,个子高,身子魁,国字脸,文质彬彬,对人和气,和风细雨,属于温和派,他很少黑脸,即使你把他惹急了,也只是说你几句重话,他从不打肚皮官司,不与人穿小鞋,从不背后整人。他对学生,对老师都极有耐心,处理问题也不简单粗暴,注重调查研究,讲究客观实际,不虚报,不浮夸,一是一,二是二,不折腾,不懈怠,不畏困难,乐观向上,积极进取,工作务实,与时俱进。
2000年的镇巴中学,面临着,学生急剧增加,学生人数由一千二百人,上升到四千五百人,校园面积狭窄,整个校园面积不足四十亩,校舍严重不足,教职工人数差额极大,教师素质急待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不高,交通闭塞,信息滞后,尤其是办公经费紧张。蒲校长多次找县上领导,可是县域经济落后,县委县政府拿不出钱来办教育,县长杨彦生同志,提出了一副良药,那就是把镇巴中学创办成省级重点中学,这样既提高了学校内涵式发展,又提高了收学费的标准,大大地解决办学经费的不足,经过论证,此计可行。
蒲校长和张书记知难而进,马不停蹄地找领导,争取到了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县政府召开了扩大会议,通过了社会积资办学的形式,解决学校资金严重不足的问题,学校因此获得了一千柒百多万元积资款,三百五十万元贷款,基本解决了资金问题,学校修建了两栋宿舍楼,一栋餐厅楼,一栋科教楼和办公楼,维修了两栋教学楼,租地四十亩,建起了四百米的运动场,学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校建的同时,学校内涵式建设也紧锣密鼓地进行,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实行了人员聘任制,结构工资制等制度,大大调动了教职员工的积极性,学校教育质量大大提高,实现了高考二本以上超过一百人,二百人。连年荣获汉中市提高教育质量先进单位。学校的社会地位也大大提高了。
心诚则灵,有志者,事竞成,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全校师生的努力,2005年学校通过了省级重点中学的验收,颁发了“陕西省重点高中”牌子,2006年又更名为“陕西省标准化高中”,有一位教育上的领导说过,镇巴中学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此言不虚。全得益于蒲校长,亲历亲为,励精图治,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的结果。
人过留名,燕过留声,蒲校长走了,你就是那片枫叶,一片红彤彤的枫叶,落叶归根,化作春泥更护花,你走了,是教育上的一大损失,你走了,镇巴教育战线上的同志,会学习你艰苦奋斗的精神,把你优良作风传承下去。你走了,渔渡中学的同事忘不了,镇巴中学的同事忘不了,镇巴教育战线上的同事忘不了,愿你在天堂里无病无灾,愿蒲校长一路走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污话社 » 怀念蒲校长

赞 (17)